断桥15【林方】

复健一下,我都快忘光了,其他的坑也在填,旧文也在修,我还扒拉出一个去年过年写了一半的韩林,过年习俗梗……我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想写嘛。这个文要不是因为提前写了一段后面的韩叶h,大概也想不起填吧。

总之就是越来越差了……


失去了牙并没有想像得那么痛,王杰希给他喂了一点带有麻醉性质的药,他能感觉到牙齿被一点点挖掉的每个细节,能够感受到的的只有麻木。没了这颗牙相当于打回原形,去了自己半条命,如果说原来自己对上韩文清这种等级的捉妖师,单打独斗还能和他斗上几个回合,那么现在的他根本在他手上占不到任何便宜。如果林敬言不要自己了,好一点的结果无非是回了紫竹林重新修炼就是了,不好的的结果,他不敢想。而眼下不是想这些是时候,救人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王杰希得了肖想已久的东西眉开眼笑,将这两颗牙包好后又在手上颠了颠。但碍于还有病人生死未卜所以立刻收敛了笑容,他从药箱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药递给方锐缓缓道:“三碗水熬成一碗,早晚各一次,一个时辰之后自会苏醒。”

 

“多谢,多谢王先生。”方锐学着林敬言平时的样子对王杰希深施一礼,见他走远了才飞也似的跑去厨房。

 

王杰希心想这小妖被林敬言教得这样好,礼数周全,全然不是之前一口一个王大眼的顽劣样子。他觉得有些好笑,人和妖的为什么总会相爱呢?妖……它们到了人间,如稚子蹒跚学步般,亦步亦趋地学着人的样子,所以这样的妖怪对人来说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难道是以为这一份笨拙所以才让人觉得更可贵?他不太懂,也不想懂。

 

方锐没有熬过药,所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有一毫厘的差错会让林敬言这辈子都无法醒来。苏沐橙担心他的身体又怕他浪费了这仅有的药材,要他回去休息,熬药的事就让自己来做,可方锐说什么都不肯。药倒进小砂锅里煮了不一会儿就飘出有些苦涩的味道。方锐最终还是负伤,他一不小心把手按到了药锅上,烫了一个泡。苏沐橙摇头,到底还是心疼方锐,赶紧打了凉水给他冲洗,又轻手轻脚地用烧红的银针挑破水泡,擦药膏的时候一直在往水泡上吹气,然后再细致地包扎好,这才算结束。“你说你……我都说我来,本身这病就还没痊愈,现在倒好又添了新伤,这锅这么烫,怕是要烫掉些鳞片吧。”苏沐橙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替方锐难过,十指连心,他心里本就这么苦了。

 

 

方锐低着头看自己被包起来的手指,被烫伤的那个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林敬言,他想像了千千万万种林敬言的反应,有好的也有坏的,所以手指按到砂锅上的时候才一点感觉都没有,直到这个时候才觉得有些刺痛。“我……我只是想为他做点什么。最后做点什么。”他会这样是我的错,他放弃功名因为我,他躺在那生死未卜也因为我。自己骗了他所以根本不敢奢求原谅,等他醒了要打要骂,是走是留都没关系,自己都接受。

 

 

苏沐橙只是叹了一口气,她又把熬药的注意事项跟方锐重申了一遍,就退出了厨房。外面起了风,拂动树梢发出进人宁静的簌簌声,她的目光远远地望去,那是叶修的房间的方向,她想起每当风吹过紫竹林的时候也会发出这种声音,叶修很喜欢,可惜他很久没有回去了。人间的情爱是一场避无可避的因缘际会,大概每个人都要走这一遭,等蜕了一层皮就算是经历过这一场。只可惜方锐这次不仅要历情劫,还要过命劫,叶修带方锐回来那天身上也带着伤,叶修的法力可堪登峰造极,但对方却丝毫不落下风,可见是个难缠的对手。苏沐橙尚未动过凡心,可看他们两个这样,对这人间情爱是好奇又害怕。

 

 

熬药的过程是一个倒计时的过程,有那么一刻他甚至不希望林敬言醒过来,他永远不要面对这个结局才好。可这念头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罢了。方锐低头看着自己腰间的那块玉佩,心想说不定过了今晚就要还给林敬言了,以后他会它会戴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这样想着,方锐觉得整颗心都绞痛起来,像是被一双手握住挤压揉搓。他虽然负伤可法术还在,于是随手捡了块瓦片变成了玉佩的样子,放在怀中。也许以后要看这个睹物思人了,可方锐根本不敢看它,这块石头放在胸口冰得他的心脏温度越来越低。林敬言这几日水米未进,喂他喝完差点洒出半碗,方锐只好自己含了,口对口地哺给林敬言,那药非常苦,不仅苦在舌尖,也苦在心里。

 

一早一晚两碗药下肚,林敬言渐渐苏醒过来。麻痹的感觉从身体沿着四肢到指尖一点一点褪去。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方锐垂着头缩在床尾,手指不由自主地摩挲着自己送他的那块玉。他的刘海垂下来,让林敬言看不出神情,但却让人觉得很委屈,很难过。他起身想去抱抱他,但是身子滞重没办法起来,只好无奈地笑了一下,心想这么委屈做什么,是做饭的时候打坏了东西?还是练字时候把墨洒在书上了?不过是些小事,自己怎么舍得苛责他。再定睛一看,发现方锐的另一只手上缠了布,不是切了口子,就是烫了泡,更是心疼,所以他费力地抬起胳膊,想要轻轻摸一摸方锐的脸颊,问问他到底怎么了,让他别再这么愁眉苦脸了,可是手抬到一半的时候他僵住了,本就不怎么好看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渐渐变成一种灰败的神色。他想起方锐做了什么,他骗了自己,他是一只蛇妖,在端午节的那天喝了雄黄酒现了原形。

 方锐抬起头,对上了林敬言的眼睛。“敬言哥哥,你醒了,我……”他说不下去,只好又低下头。

而林敬言看着方锐那双眼全无往日的活泼灵动,心狠狠地跳了一下。哪怕知道他是周身疑点重重的妖怪,也许带着不怀好意而来,可终究还是不舍得啊。

 


评论(1)

热度(8)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