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15【林方】

复健一下,我都快忘光了,其他的坑也在填,旧文也在修,我还扒拉出一个去年过年写了一半的韩林,过年习俗梗……我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想写嘛。这个文要不是因为提前写了一段后面的韩叶h,大概也想不起填吧。

总之就是越来越差了……


失去了牙并没有想像得那么痛,王杰希给他喂了一点带有麻醉性质的药,他能感觉到牙齿被一点点挖掉的每个细节,能够感受到的的只有麻木。没了这颗牙相当于打回原形,去了自己半条命,如果说原来自己对上韩文清这种等级的捉妖师,单打独斗还能和他斗上几个回合,那么现在的他根本在他手上占不到任何便宜。如果林敬言不要自己了,好一点的结果无非是回了紫竹林重新修炼就是了,不好的的结果,他不敢想。而眼下...

断桥14【林方】

方锐意识苏醒的那一刻眼睛还没有睁开,那时候他时候觉得浑身骨头都散了,动一动都觉得异常艰难,整个身子好似有千斤重完全不听自己使唤。他的记忆还定格在爬向林敬言的那一刻,所以在他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去够那个意识中的林敬言。


所以苏沐橙扭着水蛇腰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场景就是已经变成人形的方锐在地上扭得像一条蛇。


“你不想活就早说嘛,别白浪费那些好药。”苏沐橙笑着将方锐扶回床上。


“老林怎么样了。”方锐摔这一下倒是清醒了不少,他掀了被子挣扎着坐起来就要下床往外走。


“林敬言没有大碍,你给我养好了再去看他吧。”苏沐橙一把将方锐按在床上...

退路【林方】

《木的二次方》一刷完售……把当初参本的文拿出来混更~\(≧▽≦)/~

林敬言捡着方锐的时候,他正跟唐昊打的鼻青脸肿,不可开交。两个人都还是十几岁的少年,虽然是衣衫褴褛,可到底还是年轻,脸上逼人的桀骜和朝气是掩盖不住的。桀骜的自然是唐昊,可吸引林敬言目光的还是方锐那股子如同朝阳般的精气神儿,哪怕是在街角和唐昊为了一个包子打成一团。


包子滚到了林敬言的脚边,林敬言随脚一踢正好让在旁边蹲守了半天的野狗捡了便宜。唐昊的眼神一下子就绿了,恨不得把刚才跟方锐打的劲头用在林敬言身上,林敬言却笑了笑道:“跟我走吧。”


吃饱喝足的两个人对林敬言的敌意明显少了许多。方锐大着胆...

断桥13【林方】

两个人的其实并没有那次正式的告白有什么特别多的改变,该教书的教书,该帮厨的帮厨。水磨日子不急不缓到让方锐忘了这么快就到了五月初五。


满街满巷的雄黄酒味让方锐觉得浑身难受,哪怕这个日子有应节的点心,也盖不过雄黄浓烈的味道带来的反应。不过方锐也还算有些道行的,一般的雄黄酒也不能奈何他。


今天是端午节,唐老爷也让林敬言早早下了课回家过节。林敬言在这城里也算是出名,很多人都找上门来让他去当个西席,做个先生什么的什么的,他倒是觉得这日子倒是轻松无比的。粽叶的清香让他整个人都觉得舒畅,想着方锐就喜欢吃这些小玩意儿,哪怕是不买雄黄酒也是要买几个粽子的。倒不是不想亲手劳作,...

断桥12【林方】R18

呸,你写的这也敢标R18。

你们不要举报我,不要因为我写了这么差的肉而举报我啊。

QAQ

你们随便看看就完了,我再也不要写肉了……

http://wangluobuhao.lofter.com/post/1cb47faf_273894c


密码hanlin


这什么鬼密码么


断桥11【林方】

林敬言以一种波澜不惊的语气跟方锐说他不考科举,轻而易举地就好像是和他讨论明天早晨的早餐,方锐还没回过神儿来林敬言又说他寻了分差事,是去给一户人家做西席先生。所以一下子林敬言忙了起来,方锐也就无聊了起来。他其实并不知道林敬言为什么突然有了敢违逆他父亲不考科举的决心,方锐不敢去妄想这件事同自己这一病有没有关系,但只要是林敬言的决定他都支持就是了。他去看过林敬言教书的那户人家,唐家在当地不过小门小户而已,孩子么还算机灵,就是逆反了些,大有目空一切,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狷介狂傲。


林敬言一如往常,温言软语地对任何人,当然也包括这唐家小少爷。方锐在心里偷偷地想,老林你不会喜欢他吧,不会的吧...

断桥10【林方】

林敬言走过来的时候,方锐是知道的,他本想装着熟睡,冷不防地吓他一跳,可他没想到……


方锐愣了一阵,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说起来他们认识多久了?其实还不到一年啊,可方锐却觉得他们认识了好久。他的字已经开始肖似林敬言的笔体,连林敬言那些不经意的小习惯也学了个十足。方锐并没有想太多,林敬言做的梦,林敬言在夜半时分来吻他的额头已经足够说明什么了,明明是一条蛇精,这个时候倒好像一只小鹿精,整颗心扑通扑通地乱跳。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林敬言这么好,合该自己对他一见钟情。


吃早饭的时候,方锐一直盯着林敬言看,看得林敬言有些发毛。“你看我做什么,又不能多吃半碗饭。”


断桥09【林方】

“哎呦哎呦,还学上做饭了,长本事了啊。” 


方锐的道行自然比不过叶修,这么清静的小厨房突然冒出这么一声吓得方锐手一抖把馄饨都给挤破了。他扭过头去看,叶修正坐在灶台上用尖尖的舌头舔他剩下的肉馅。


“什么啊,不好吃。”叶修来回伸着舌头满处找水喝。


“去去去,别给我捣乱。”方锐挥着手根本没时间搭理他。


“这叫什么?洗手作羹汤?方锐你真喜欢那个书生?”叶修侧着头看外面树枝上跳来跳去的麻雀,看似随意地问他。


喜欢么?方锐在心里这么问自己,为什么不喜欢,老林那么好。洗手作羹汤方锐在树上好像看过这句话,这句话也真好,在舌尖上滚过...

断桥07【林方 韩叶】

暑假里各地都在搞全职only,天津一个都米有啊,好桑心啊。我之前一直觉得黄少是个哏儿都青年,说相声什么的【什么鬼


叶修心想自己猜3000岁难道就已经老了?开始习惯回忆过去了么?外面熹微的晨光照进来,有些朦朦胧胧的飘忽之感,窗边有几只蚊子,叶修吐了一口烟去冲它们,蚊子被呛得乱飞,倒让他觉得像是仙境中在翻飞的白鹤,他又找到了新的乐趣。

方锐睡得很好,这家伙一向心里盛不住什么事,今天要搬去林敬言那里,让他更是兴奋。他昨天探知了叶修的梦,更是让他觉得心情愉快。方锐本以为他起得已经很早了,没想到林敬言已经在看书了。“老林,老林,你这么早啊。”

“你也很早啊。”林敬言放下书转过身来看方锐,方锐那...

断桥 06【韩叶 林方】

看了这么多年武侠还是不会写打,即便脑子里两个人已经大战八百回合,写出来还只是两行。QAQ


摘下一片还梦草的叶子放在香炉里,只消不一会儿就满室清香。那种味道细腻绵长,不闹不燥,是一种很温和的感觉,闻着闻着就觉得整个人都是那种如坠云里雾里般的飘飘忽忽。


方锐躺在床上,觉得从未有过的安宁,当他感觉自己仿佛也快要睡过去了的时候他看见了叶修的梦境。


整个梦并不是很清晰,模模糊糊的,像是在雨后,整个世界笼罩在大片大片云雾中。他能认得出叶修,因为叶修常年穿一件白色的长袍,袖口领口滚着发旧的浅棕黄色。像是被烧毁了边缘的宣纸。另一个身形比叶修看起来要高也要健壮些,方锐猜...

断桥05【林方 韩叶】

下一章老韩上线就能~\(≧▽≦)/~啦啦啦,我本来是想写韩叶的啊……

我居然能日更,估计也坚持不了几天了吧。

写到方锐的时候我根本就是想要自我吐槽,越写越欢脱,这是一个古风文该有的样子么?

欸……


林敬言不只是看起来是个翩翩君子,实际上也的确是官宦世家,浸淫诗书。只可惜他白长了一张白净的书生面皮,对读书考试却是不太在行,和自己同族的都已经蟾宫折桂在朝廷里官居要职,只有自己考了不中还要在这偏僻之地为今年在做准备。


其实他自己已经厌倦了,父亲年初已经来了好几封家书,说来说去无非是这次一定要中。可他真的不是这块料啊,若只是看看闲书,偶尔写写小诗,画画小品,也算是生活情趣...

断桥04【林方 韩叶】

测字什么的全都是我瞎编的,看个热闹就完了哈

我才发现这居然是个林方主线韩叶辅线,天啦……不行不行,我要给老韩加点


出来走了没几步就看见桥边摆了一个算命的小摊子,一般算命的都是个老头子,而且是个瞎老头子,再不济也会装瞎,不知道从哪里流传的瞎子算命都很灵验的。但这个男人看起来却很年轻,衣着整齐,穿了一身浅灰色的长衫,虽然是这种暗色却绝没有邋遢之感,手指的指甲修剪整齐,摊子边上立了一个幡,上面没有写什么特别的东西,只写了“铁口直断”四个字。


这算命测字的很常见,但方锐没见过,所以兴冲冲地扯着林敬言去瞧,摊子边上有一位客人,是拜托这个算命先生写一封家书,寄给再外做生意的丈夫,...

断桥03【林方 韩叶】

我把cp掉了一下,因为我觉得韩叶大概要等很久才会出场……

我妈好像发现了我买的小黄本,怎么办???嗷嗷嗷……人生啊……

我如果拿这个速度去赶稿岂不是很快就OK了?但是臣妾做不到啊。

我其实很久没写古风了,怪怪的,别嫌弃啊。

“在下林敬言,还没请教二位……”林敬言施了一个礼,微微眯着的眼中漾着西湖的清波。

    

   “我叫……”方锐冒冒失失地想要抢话,却被叶修从背后掐了一下。

 

   “在下叶修,这位是表弟方锐。”叶修居然也有样学样地施了一礼。

  ...

断桥02【韩叶 林方】

越写越觉得怪怪的,希望不会ooc


人间的的确确是热闹,街上买吃食的,茶馆说书的,胡同口卖艺的……一件件一桩桩让方锐迷了方向不知该看哪里好,只恨自己只长了两只眼睛。


叶修跟在他边上也那么看着,他想这人还真是一种向上乐观的生物,酒楼门口的乞丐老懒洋洋地晒太阳,当铺边上卖脂粉的大娘即便别人不买她的水粉也那么笑,渡口的船夫跟买菜的小贩打赌,输了就押一颗青菜……他们做的都是人世间底层的营生,却还是觉得人生这么充实,叶修想这人和妖大抵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吧。


不对,叶修有一转念,这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的种田女的织布,少的读书老的喝茶。可妖也没有歇着啊,不然如何从...

©石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