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瓶】鬼故事

     一个嘴炮,叽里咕噜赶出来的,看了那个说想到梗就去写,等热情过去了就更写不出来了的微博于是快马加鞭拿手机码了。我也是写过黑瓶的人了呢,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张起灵最近灵感缺缺,虽然不至于立刻卡文,但也觉得这个故事有点写不下去了。写鬼故事的缺了灵感比写任何其他故事的还要要命,虽然大纲早就打好了,但是左看右看都觉得没什么意思。

       他同他的编辑兼同居人——那个在室内也要带墨镜的男人提过一句,但写文终究是自己的事,所以也没太放在心上,但黑瞎子却仿佛找到了可以明目张胆捉弄张起灵的理由,所以格外的上心。

       本来就是大男人,又是写鬼故事的,想来抗恐惧的能力也比其他人强上一些。那些什么楼道里一明一灭的灯啊,什么号码是000000的来电啊,对张起灵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他们俩租的那房子是片老楼,而且离市中心有点远。张起灵看上的是它周围地铁公交的总站,而黑瞎子则中意小区后面那个一应俱全的菜市场。两个人住用不了太大的房子,而且结构也没什么花样,属于站在门口就能看见阳台的那种。除了楼上邻居偶尔动静大点其实没什么缺点。

       那天黑瞎子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张起灵没在家说是有什么急事出去了,给他留了一桶泡面在桌上,黑瞎子衣服也没换,撕开盖子就去接热水泡面。叼着叉子坐在书桌前等泡面的时候,黑瞎子回忆前些日子吓唬张起灵的招。

       起先是换了铃声,不光换了自己的,也把张起灵的换了,不是黑色星期五就是柯南里要死人的前奏,要不就是贞子死神来了这一系列的bgm。黑瞎子原来的铃声是首钢琴曲,冷不丁换了这么个一惊一乍的铃声自己还有点不习惯,反观张起灵却有一种“我自岿然不动”的淡定。

       有一回是好不容易等张起灵更新完了,睡下了之后,黑瞎子想装梦游掐他脖子来着,想着一次不行多来几次也总能造成心理阴影,谁成想手伸出去还没碰到脖子,就被张起灵反手一扭,还好黑瞎子也是练过的,所以并没有造成伤亡,自己为什么忘了张起灵也练过散打?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黑瞎子从外面抓了一堆蝉啊,蚂蚱之类叫唤的虫子,藏在各个角落里,他们两个其实真正开火做饭的时候少,张起灵比黑瞎子要更少一点,有时候他自己都忘了东西放哪,更别提张起灵了。结果谁想到黑瞎子下了班发现张起灵不仅把虫子一个不剩的全找了出来,而且还给家里来了个大扫除。皱着眉头跟黑瞎子说要规定扫除安排表。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黑瞎子想着想着面泡好了,还没吃两口楼上那两口子又闹起来了,一个啤酒瓶子扔下来,可却不再争吵没了下文。黑瞎子秉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侧过头去看,可着实吓了一跳。之前说过,他们租的这房子从门口能看到阳台,可他这次一扭头看窗户却看见一团黑影定定地扒在窗外。这团黑影轮廓清晰而且颜色厚重一点也不像电影里影影绰绰的阿飘,黑瞎子确信外面确实有些东西,但并不确定是个什么,刚看见那一刹那,你要说真一点不怕那是说瞎话,可他们俩一个写鬼故事的一个看鬼故事的要是真信了这个,早就吓死自己百八十回了。所以黑瞎子气沉丹田定了定神,刚要起身去看,屁股离椅子还不到一厘米,手机那作死的铃声又响了起来,看见来电显示上的“哑巴”黑瞎子一口气松了下来。“什么事?”

“印厂这有点事,我晚上不回去了。”听声音带着焦急,不像往日气定神闲,看来不是小事。

       这是常事,西泠印社的老板跟他们也都认识,有事会直接通知张起灵。黑瞎子吸溜着面条含糊地应着。

        “墩布在阳台,拿进来前抖一抖,有蚊子……那泡面……过期了……”张起灵应该是听见他吃泡面的声音,又在最后补了一句。

       什么?墩布在外面?感情那黑咕隆咚的是墩布?泡面过期了?过期了你给我大张旗鼓搁在书桌上干嘛?收拾出来就不知道扔了……黑瞎子看了一眼一半在嘴里一半在外面扭来扭去的泡面想起了那个“比吃到虫子还恶心的是什么?吃到半个虫子”的笑话。一下子就乐了,他把剩下那半截面条嘬进嘴里,放下泡面去收阳台的墩布。一边抖着上面的蚊子一边心想下回要不要也给张起灵来这么一下试试?

       折腾了这么些日子,张起灵的灵感还是跟挤牙膏似的,没什么起色。其他编辑听了这茬说让他去看看恐怖片说不定就好了。开口的编辑主管言情,每天目之所见的都是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的戏码,最恐怖的情景大概就是女猪脚在房间里看到了蟑螂。完全不懂谁要是对国产恐怖片抱有期待那才是见了鬼。

      但黑瞎子还是从网上给张起灵团购了张最近热映鬼片的电影票,不指望从中获得灵感,只求他能放松一下精神歇一下,哪怕在电影院里抱着米花睡一觉也是好的。最近闲七杂八的事不少,张起灵过几天还有一场签售,他要是再这么精神紧张下去,还是别叫张起灵改叫张秃吧。

       本来是打算两个人一起去的,但上面一个夺命连环call过来,黑瞎子又得回去加班。

        两个大男人一人一个米花桶一起去看恐怖片和一个大男人一手一个米花桶独自去看恐怖片哪个更要命?哦……算了,来踢狗,电影开始了。

        可说来也怪,张起灵看了电影吃了两桶米花之后觉得精神抖擞,腰不酸,背不痛,腿也不抽筋了,一次更三章也不费劲了。那架势就是新盖中盖跟炫迈一块吃了。不卡文是好,可国产恐怖电影能有这种效果实在令黑瞎子好奇,今天张起灵的签售告一段落,自己难得闲下来,想看看这让张起灵文思如泉涌的恐怖片到底长什么样。当他看到男主角大晚上被秘书告知书在印厂出了问题的时候,他终于明白,在签售会上有读者问张起灵如何营造恐怖效果时,张起灵那张突然定格表情的缘由,以及那句“恐怖就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话了。

评论

热度(9)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