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唐方】

收录在唐方小料本《别拿糖糕不当点心》中,因为今天终于写完了一篇,所以把这个扔上来混更。

和中国经典恐怖电影套路一样,做梦……哦……我最近也是恍恍惚惚地和做梦一样。

我最近看了《我家浴缸二三事》觉得真是萌啊


人鱼

 

唐昊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下了班偶尔和同事们去烧烤摊喝啤酒撸烤串,晚上回了家也不过是看看足球篮球的比赛转播。生活简单,乏善可陈,最近最大的一件事就是他换了一条天蓝色上面印着贝壳游鱼的床单。但是那天,唐昊觉得他这25年平淡得跟白开水一样的人生就是为了换今天这么一件刺激的事的。

那天唐昊下班,往常走的路突然施工,不得已他要穿小巷走胡同,他贪便宜,租的那间片房子在一个很老的小区里,很多房子都缺乏修缮,还有一片危楼。结果他就在一个堆放垃圾的死胡同里看见了一个鱼缸和一具尸体。

 

唐昊壮着胆子一点一点地往浴缸那挪,他虽然害怕,可心里还是觉得挺激动的,靠,一会儿看我镇定地跟警方报案,说不定就能上今天的晚间新闻。标题都想好了,就叫“老城区突发惨案,好市民临危不乱”!唐昊在自己心里为这么押韵标题默默地点了个赞。

 

他走过去一看,嘿,这男人长得倒还不错,五官精神,裸露的上半身还有些肌肉。唐昊在心里大叹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人居然死了,而自己居然觉得这个人有那么一点眼熟。他摇摇头刚掏出手机连解锁还没开就被泼了一脸水。

                      

本该是一具死尸的男人,睁开了眼睛,双手支在那个掉了瓷的浴缸边上撑着头,“约么?呃不……是有水么?”

 

“约你妹,有你妹的水啊。”唐昊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心想自己是被这小子涮了,不是个神经病就是个玩行为艺术的,他刚想骂他几句赶紧回家换衣服的时候,他看见浴缸里有什么东西一晃一晃地还闪着光。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条尾巴!

 

“妈呀,你你你你……你是什么东西?”唐昊只以为自己遇到一起凶杀案,没想这居然是个灵异事件,这时候不打110改通知《走近科学》还来得及么?

 

“没文化真可怕,没看出我是人鱼么?”男人的尾巴一甩一甩地往唐昊脸上撩水。

 

“少来,那玩意儿叫儒艮,长得老难看了……你……”唐昊看着眼前的这么个东西,脑子就跟下水道一样堵得乱七八糟的,什么话都说不出,

 

“你别在那质疑人生了,我这都快干死了,有水么?”人鱼冲他眨眨眼,唐昊真想从地上捡一板糊他一脸。

 

唐昊翻了一个白眼,从旁边捡出一个凶杀现场抛尸一定会用到的红白蓝塑胶袋,一把抱起这个人鱼,团了团就给塞进塑胶袋里。男人一边挣扎着一遍嘟嘟囔囔,唐昊也不管他说的 是什么,一把拉上拉链拖着拽着往自己那个小单元走。

 

等到了自家楼下,一楼遛狗的大爷还扫听呢,“小唐啊,这买的是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唐昊挂着伪善的笑虚假地掩饰,可人鱼居然还不配合,在袋子里扭来扭去,唐昊下意识地踢了他一脚,然后在大爷没有起更大疑心之前抱着这个人鱼冲上了楼。

 

忙前忙后地给人鱼放到浴缸里,人鱼居然又找要给他毛巾沐浴露,一边占着自己家浴室,还嚷嚷着想吃大闸蟹!

 

吃吃吃,吃你妹啊!唐昊觉得自己今天的画风太不对了!平常狂霸酷拽吊炸天的唐昊今天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唐昊自己平常在家也不怎么做饭,泡个面已经算是不错了。他端着两碗面放在人鱼面前。“红烧牛肉还是鲜虾鱼板?”

 

人鱼立刻抢过那碗红烧牛肉,瞥了一眼唐昊一脸嫌弃“必须红烧牛肉啊。”然后他吸溜一口,甩起来的面条汤汁差点又甩了唐昊一脸。“嗯……就是这个味。”

 

唐昊盯着那碗淡而无味的鲜虾鱼板面真是欲哭无泪,但是搬着一个大男人走了这么远,早就饿了,他大口吃着面,踢了踢浴缸,含糊不清地问“你谁啊。”

 

“在苍茫的大海上有一只……”

 

“别编,那是海鸥。”

 

“好吧,我叫方锐,其实我是一条人鱼,说白了我是被拐卖了,然后我机智地装死,他们就把我扔了,就是这样。你这面泡得太硬啊,下回得多等会儿。”方锐光顾吃面根本都没抬头看唐昊一眼。

 

唐昊吃的比方锐快一点,他放下泡面桶掐了自己一下,嘶,挺疼。他站起来拍了方锐一把“抬腿?”

 

“啊?”

 

“抬尾巴。”好吧,他忘了人鱼好像没有腿这个零件,唐昊不耐烦地抓了抓被同事嘲笑为箭猪一样的头发。

 

方锐一抬尾巴又溅起不少水花,唐昊这个时候已经习惯了,懒得管自己身上的那些水。他试探着摸了摸方锐的尾巴,而且还试图拽了拽。但是仅仅是试图,他的企图被方锐发现,当机立断闪开了。

 

“我真的是人鱼,比珍珠还真。不信看我真诚的双眼。”方锐把尾巴放到水里愉快地甩了甩。

 

“随……随便吧。你……你给我老实呆着吧。我洗个澡……”唐昊本想洗个澡就睡觉的,但是他发现一个问题,这个玩意儿,要在这里看他洗澡!

 

唐昊当然不是没在澡堂洗过澡,可澡堂里大家都各洗各的,谁看你啊。可这不一样啊,这么小的地方,人鱼反正也不用洗澡,没剩下的不就只有看着自己了么?唐昊想想头皮都发麻。但是,自己把这个人鱼拖回来已经搞得满头大汗跟从工地回来一样了,再不洗澡自己真实要臭了,所以唐昊一咬牙一跺脚,眼一闭心一横,决定爱咋咋地就这么着了。你乐意看就看吧。

 

唐昊收拾了那两个泡面桶干巴巴地扔下一句“我要洗澡了。”就开始洗漱。他猜的一点不错,方锐的确是托着下巴以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盯着唐昊,刷牙洗脸也就算了,洗澡的时候唐昊也尽量背对方锐,但是他仍然可以感觉到那股视线在来来回回,好似视奸。

 

终于唐昊忍不住了,湿毛巾一把甩到了方锐的头上,像小时候过家家时扮新娘的盖头。“你看个屁啊。”

 

“对啊,就是看你啊。”方锐依然笑嘻嘻地,拿下毛巾扔给唐昊。

 

唐昊被塞得无话可说,用军训时候的速度果断解决战斗。“你给我老实在浴室呆着吧。”然后关上门直奔卧室。临出门前他好像听见方锐嚷了句什么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躺在床上,唐昊还是觉得有点假,但是胳膊上那一小块淤青让他放弃了自虐的倾向。就这么捡了一条人鱼?唐昊觉得他今天可能是被那人鱼用水泼了太多次,导致大脑都进水了,所以才会把这么个东西捡回家。他按着太阳穴转念一想,这以后是不是就能跟人家吹嘘说哥也是养过美人鱼的人了,你们那个养猫养狗养羊驼的都弱爆了,这么一想其实还挺拉风的。这个人鱼除了嘴损点也没别的缺点。他不说自己是被拐卖的么,现在男女平等,这个拐卖妇女儿童我们得解救,这拐卖大老爷们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对吧。这么想想唐昊还有点小激动呢。

唐昊同学是个好同学,他想着昨天对人家态度不太好,今天早晨特意早起了一会儿去市场买了小笼包子和粥回来做早餐。不过当他端着早擦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一丝小小的不适应的。

 

“那个,我叫唐昊,我昨天态度不太好,我们应该关心残疾……”唐昊一直盯着墙角那瓶金纺没敢抬头看方锐,当他听见方锐咳嗽了一声之后又马上改口,“啊,是珍稀海洋生物,反正不管是什么,对不起。”

 

等他再一抬头看见方锐嘴里塞了两个包子还在往里灌粥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面对我这么感动中国的诚挚道歉,你居然在这吃吃吃!”

 

“管同人么总过啊(感动什么中国啊)”方锐一抬头把包子咽下去之后才口齿清楚地说道“我哪敢跟我以后的饭票生气啊。”

 

唐昊心想我这道歉真是道进狗肚子里了,他咬了一口包子愤愤地想。但是说是真生气么,也未必,多半还是想笑。

 

捡了这条人鱼之后并未如童话故事里讲的一样,家务可以统统不用做,每天回来可以吃上热腾腾的四菜一汤,反倒是唐昊每天要给方锐做饭。一个人和两个人不一样,下了班唐昊连喝同事出去聚聚的时间都没有,赶着要去市场买菜。同事们都说唐昊简直是二十四孝好男友。

 

做久了唐昊也觉得自己做的饭再难吃也好过天天吃泡面。

 

方锐出不了浴缸,听见唐昊在客厅看电视就嚷嚷着没有“鱼权”。唐昊就搬了电脑到卫生间,也许是看一两场球赛,或者是看一两集脱口秀。方锐最大的乐趣就是和他杠着来,唐昊想他要是说国安他就得说泰达,哪怕这两个球队都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要是说吮指原味鸡,方锐就得吃黄金脆皮鸡,哪怕是代言他的演员早就进去了。

 

可吵架也是情趣,不然哪来的这么多欢喜冤家,越斗越上瘾?

 

后来唐昊发现方锐也不是米虫一天每天吃白饭,吃过饭之后他会刷碗,在他不再的时候家里的地板好像干净了不少,连阳台那盆房东留下来的不知名花好像也比以前水灵了不少。虽然他不指望方锐做这些,但是别扭的唐昊还是觉得很贴心,他觉得这个出租屋真的越来越像自己家了。

 

唐昊一般睡眠质量很好,基本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的类型,可那天不知怎么的了,晚上突然就醒了,而且睡意全无。任唐昊数了绵羊数水饺,睡意依旧缺缺。突然,他想去看看方锐了。

 

并不是偷窥狂,只是好奇好奇。唐昊在心里这么解释着,蹑手蹑脚地开了卫生间的门。方锐睡得很沉,连他碰倒了一瓶沐浴露都没发现。唐昊还从没这么仔细地看过方锐,方锐长得并不算出挑,可胜在耐看,可今天唐昊看来看去总觉得却了点什么,仔细想想,才意识到只那双眼。

 

想到这,唐昊的心猛地跳了一下,脑子里闪过的都是方锐的眼,不同情态的,每一个都那么鲜活,每一个都那么熟悉,他自己觉得自己矫情,怎么就那么生出类似于贾宝玉“这个妹妹我在哪见过”的这种念头。这么想着好像方锐真这么看了自己似的。再回过神,唐昊的唇已经快贴上方锐的了。他猛然地抬头,心想自己真的是魔障了。传说海上的塞壬唱起歌来,会让船员迷失方向, 可能同为海洋中传奇的生物,人鱼也有这么种魔力吧。唐昊这么想着,可不敢多留,立刻推门踉踉跄跄地回了卧室。

 

可他躺倒床上的时候,他却觉得在背后是方锐睁开的眼睛,那双眼睛满是清明,没有一丝睡意。他突然觉得恍然若失,心跳个不停,那一晚上唐昊再也没睡好过。

 

再后来,他申请了出差。虽然只是几天,但他却觉得轻松,他想自己要趁着这几天好好想想,自己对方锐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临走之前他把微波炉的线牵到卫生间,又放了很多食物在卫生间。他检查了各种电器,看过来各种开关,生怕自己不在的这几天,方锐会出什么意外。

 

可他做了这么多,却没在抬头看方锐,两个人的对话也屈指可数。可能是感受到唐昊的这种尴尬,方锐居然也意外地没有调侃。

 

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唐昊居然没有觉得轻松。

 

酒店的卫生间没有那个托着腮看自己的人,吃饭只有自己一个人,看电脑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抢来抢去。一个人来容易,你不会发现他带来什么,可一个人走的时候留下的缺口是你做什么都弥补不了的。唐昊心里有隐隐的不安,可能是《海的女儿》的悲剧太深入人心,让唐昊不敢再多想下去,他心里被敲开了一个口子,呼呼地漏着风。只是离方锐不到24小时唐昊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申请出差。他知道了,他知道自己喜欢方锐,他喜欢那条人鱼,想每天看见它。哪怕这辈子他只能在卫生间吃饭,哪怕全世界都以为自己说的是鬼话。

 

当他急急忙忙地回到家的时候不好的预感变成了现实。他在卫生间门口踩到了水渍,打开浴室却空空荡荡,食物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 没有脚的人鱼会去哪?

 

   他拿着电筒趴在浴缸看向下水道却什么都没有,他跪在门口仔细辨认那些水迹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符号,他问过楼上楼下却没有得到任何线索,他甚至打电话去过动物园海洋馆询问最近有没有人鱼送来。

     

方锐就这么消失了,什么都没留下。

 

唐昊想了很多可能,可没有一个是好的可能。他强迫自己去想一些好的事情,可是根本不可能。也许方锐根本不能吃人的食物,是我让他吃这些害了他;也许这点水根本不够他生活,之前一直是他死撑;也许这里太热或者太冷;也许他看出我的犹豫,甚至把我归到那些拐卖他的人之中……唐昊死死攥着双拳红着眼冲着空空荡荡的卫生间声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声“方锐!”

 

“干嘛?”

 

“啊?”唐昊猛地睁眼,他发现他居然在床上,整整齐齐地套着睡衣。他猛地掀开被子,看见方锐穿的和自己同款的睡衣,而且下半身并不是尾巴而是一双腿。没有人鱼,也没有莫名其妙地失踪。唐昊喘着气这才明白,原来整个故事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然后他一把抱住方锐,真实拥抱的触感让他觉得安心。

 

“哟,怎么了这么想我,做梦都喊我的名字。”方锐回手抱着,他能感受到唐昊手臂的颤抖和急促的心跳。“做噩梦了?”

 

唐昊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缓缓地说了句没有。他低头看见床上这条海蓝色带着贝壳和游鱼的床单才明白这个梦的由来,唐昊不禁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如此跳脱的脑回路然后恶狠狠地冲着方锐吼“一会儿我就把这倒霉床单换了。”

 

“关床单什么事?”方锐满头雾水。

 

“睡你的觉。”唐昊的下巴顶在方锐头上,松松地环着他,唐昊不想承认自己脸红了,“今天你做饭。”

 

“好好好,这么吊的唐昊大大居然做梦梦见我还喊我的名字,我给您做一辈子饭应该啊。”方锐往里凑了凑,也缓缓抱住了唐昊。

 

 

 

 



评论(4)

热度(25)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