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13【林方】

两个人的其实并没有那次正式的告白有什么特别多的改变,该教书的教书,该帮厨的帮厨。水磨日子不急不缓到让方锐忘了这么快就到了五月初五。

 

满街满巷的雄黄酒味让方锐觉得浑身难受,哪怕这个日子有应节的点心,也盖不过雄黄浓烈的味道带来的反应。不过方锐也还算有些道行的,一般的雄黄酒也不能奈何他。

 

今天是端午节,唐老爷也让林敬言早早下了课回家过节。林敬言在这城里也算是出名,很多人都找上门来让他去当个西席,做个先生什么的什么的,他倒是觉得这日子倒是轻松无比的。粽叶的清香让他整个人都觉得舒畅,想着方锐就喜欢吃这些小玩意儿,哪怕是不买雄黄酒也是要买几个粽子的。倒不是不想亲手劳作,只不过这包粽子的手艺自己没有,估计方锐也是不行的。

 

林敬言拎着东西老远就看见自己门前立着一个男人,看起来面色冷峻,不像是好相与的善人。林敬言心下一惊,第一个反应就怕是方锐出了什么事,脚下的步子也快了不少。走到门口了林敬言连忙开口“敢问阁下……”

 

那一刻他想过很多种的可能性,看叶修气度不凡,许是家里来了人要带他回去;亦或者说是方锐家里早有妻室,娘家不忿上门理论,再或者是方锐本就是行走江湖的骗子,从自己这里拿不到钱,身后的人来兴师问罪……那一刻林敬言的脑子的乱的,种种可能性他都想过了,但每一种可能性他都可以接受,两个人在一起时的感情不能假装,那些都是方锐的前尘旧事,不论什么身份,林敬言都可以接受。

 

男人向林敬言施了一礼用低沉的声音对林敬言道“在下韩文清,是个除妖师,看先生家宅上方有黑气缭绕,先生亦印堂发黑,气息虚弱,疑似被妖怪缠身,敢问家中最近是否收留了不明来路的陌生人。”

 

妖怪?林敬言居然笑了,他想若是看多了志异小说的方锐一定大有兴趣。他摆了摆手,用没什么起伏的语气回应了韩文清“我看先生是多虑了。”说着手已经放在了大门的门环上,大有送客的意思。

 

韩文清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递上两坛酒。“既然如此,这两坛雄黄酒就送与先生吧,是真是假,就让先生自己看个分明。要是有什么事就到城外的破庙来找我就好。”说完,韩文清转身离开了。

 

韩文清想起那天去药铺的时候,听老郎中说起林敬言的事情,人老了,说话也变得絮絮叨叨地,一会儿说林敬言端的好才学,没有状元探花在手也已经很不错了,又说家里苛责的太厉害,这么考下去不是要考白了头,可转过来又说,人家能得探花,状元也是囊中物的,不该和家里赌气。接着又讲“家有五斗粮,不做孩子王”,做先生也好,可没那么多好才学的先生。说了很久都没说到刚才方锐奇异脉象的事情上。

 

后来终于提了两句,先是说方锐有趣,又敲打小徒弟说自己将这些是让他仔细了后院的人参,别没成了精倒招了贼。最最最末后才正色讲了两句方锐奇异的脉。

 

“人身上是有人气的,他身上倒是有些淡淡的水沉香味道,人气就半分也无。说不定是小林家里的一块香挨不住寂寞成了精吧。”老郎中这话说得似真似假。

 

韩文清后来去暗地里探过这个人,却是如老先生所讲,人气全无,妖气也嗅不分明。可毕竟道行还欠,终究露了马脚,让韩文清闻到了妖气。

 

韩文清不想大肆张扬,他的目的是捉妖,能让林敬言用药让他失了法力,自己就这么收了他就好,没有必要吓到周遭百姓。

 

只不过他闻着那香味却觉得异常熟悉,不知从何处遇见过。

 

 

林敬言不信这些无稽之谈,这妖怪之说真真是比自己之前想的那些都天马行空,只是感慨自己确实没什么想象力。

 

进了门就听见方锐嚷嚷“老林老林,你今天回来的晚了啊。你说这端午节你那东家还不让人歇着可真是太不讲理了。”方锐伸手去接林敬言手里的东西,脸色有那么一丝不自然,不过一闪而逝,并未被林敬言发现。“你怎么买了这么多酒,家里其实没那么多蛇虫鼠蚁的。”

 

林敬言点着方锐的眉心笑道“刚才来了个除妖师,说你是妖精,要捉了你去,还给了我这两坛酒。”

 

方锐嬉皮笑脸地凑过去,虚虚地抱着林敬言,下巴垫在他的颈窝里,“是啊是啊,我是妖精,要吸干你的精血来修炼呢。”这个姿势林敬言看不见他的表情,方锐其实嗅到了这些日子越来越浓烈的除妖师的味道。他说不准林敬言对那个除妖师的话信了几成,他猛然想起王大眼那句“早说为妙”,这才意识到他对林敬言隐瞒的并不只是当初哪一点看似遮遮掩掩实则大张旗鼓的喜欢,而是非我族类的根本性问题。

 

林敬言偏过头来和方锐缠缠绵绵地接了一个吻,“好啊,那你就吸吧。”

 

方锐看着林敬言弯弯的眉眼笑得那么好看,他一下子生出千万缕不舍,将他的心脏缠紧,也许说了,这个人就再也不是他的了。他会对另一个人笑,为另一个人用那种温和如水方锐的的嗓音读“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吻另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挽手,对另一个人许下“永以为好也”的承诺……他本想隐瞒得久一点的,但看现在这个情况看来是不可能了,他也只有坦白。

 

“这粽子还挺好吃的,哪买的啊?”林敬言吃饭的时候一直秉承着“食不言”的准则,话说的很少。方锐的神情并没什么不对,可他隐隐约约觉得方锐的不对劲,所以也忍不住多说几句。

 

“我包的啊。”方锐眨眨眼,“我连蜜枣的核都挑出去了,豆沙馅里放的是桂花酱,是不是很细心。”

 

“你就蒙我吧”林敬言拿起一个还没拆开的粽子细细端详,“这么严实能是你包的?”

 

方锐只是笑笑不说话。

 

方锐一直只是在喝林敬言带回的从街上卖的雄黄酒,那个除妖师送的一滴没动。“老林,我能遇见你,真好。”说完之后他沉默地打开了除妖师带来的那坛酒,然后一饮而尽。

 

方锐的语调从没有这么沉静,好像带着悲伤。

 

后来……后来他的意识不太清醒,腹内绞痛得难受,果然是加了料的酒啊,比一般的雄黄酒就是不一样,他痛得在地上打滚,翻来覆去。他不想在林敬言面前露出这种样子,老林会觉得自己难看么?其实,老叶他们说自己还是很可爱的一条蛇啊。

 

老林说了什么?你真的是一条蛇,还是你到底想要图我什么?

 

   不好意思,老林我不仅是个男的,还是一条蛇啊。图你什么?就是图你这个人啊。别的……别的还有什么,不记得了啊。大概在自己完全变成蛇的样子的时候老林晕了过去,自己想要伸手去扶他的时候,才意识到蛇没有手啊。

 

方锐看见一个男人破门而入,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在哪见过,他手里拿着法器,金光闪闪的,自己大概就要被收走了吧。

 

这个时候方锐看见叶修破窗而出,两人纠缠在一起,满屋子都泠泠的兵器碰撞声,他还在死命地往林敬言的方向挪动几乎没有直觉的身体,想去再看林敬言一眼,可林敬言紧闭着眼睛,再没有他的影子


评论(5)

热度(10)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