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11【林方】

林敬言以一种波澜不惊的语气跟方锐说他不考科举,轻而易举地就好像是和他讨论明天早晨的早餐,方锐还没回过神儿来林敬言又说他寻了分差事,是去给一户人家做西席先生。所以一下子林敬言忙了起来,方锐也就无聊了起来。他其实并不知道林敬言为什么突然有了敢违逆他父亲不考科举的决心,方锐不敢去妄想这件事同自己这一病有没有关系,但只要是林敬言的决定他都支持就是了。他去看过林敬言教书的那户人家,唐家在当地不过小门小户而已,孩子么还算机灵,就是逆反了些,大有目空一切,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狷介狂傲。

 

林敬言一如往常,温言软语地对任何人,当然也包括这唐家小少爷。方锐在心里偷偷地想,老林你不会喜欢他吧,不会的吧,他那么烦人,看着就觉得别扭,还总挑衅你。没有比我好吧。不行,就算比我好,老林你也不要喜欢他啊。这些密密匝匝的心思让方锐觉得都不像那个大大咧咧的自己了。

 

其实在方锐看来,他突然理解了叶修每次看自己时候的那种心情:小子,你还太嫩啊。何况唐昊就好似一只刺猬,扎手得很,而且即使他有柔软的肚皮,人家也没有什么耐心去跟他培养感情。林敬言找个差事,方锐也没闲着,他去了那家馄饨铺子做小工,说是做小工其实奔着偷师更多,铺子的老板看得出他和林敬言的关系,也乐意教他一两道家常菜,那个说话又急又快的伙计每天都和方锐斗嘴,日子过的简直是好不热闹。

 

那天铺子生意不算忙,方锐偷了个懒来找叶修,叶修还住在他们城郊的那个宅子里,但方锐一抹桌面倒是积了一层薄薄的灰。方锐倒没管那么许多一下子就坐了上去。拿了茶壶直接就喝。

 

“我还以为林敬言给你调教得多循规蹈矩。”叶修照例抽烟,缭绕的烟云让他的脸看不太分明,屋子里照旧燃了水沉香,让人心神宁静。

 

方锐对他的话倒是不以为然,撇了撇嘴道“我跟你这还用的了那么多虚礼,这些都是做给外人看的。说起来,老叶,你有什么法子可以不用冬眠么?”方锐看见吞云吐雾的叶修突然想起来这个冬天的事情。

 

叶修不知从哪抓出一把核桃,各个都砸中方锐的脑门,“叫你本事还没学扎实就往山下跑,怎么样,你那书生看见你真身了?”

 

“那倒没有。”方锐仗着自己身型灵活,闪转腾挪,倒是把核桃一一接住,一把捏碎了就开始吃。“我就是不想让他担心。”

 

叶修就差说你怕你敬言哥哥担心,就不怕我担心?但转念一想自己这思路已经和他老娘别无二致,就差说一句“娶了媳妇忘了娘”。不,就算说也是要说“嫁出去的蛇妖泼出去的水”。叶修让自己的内心活动都笑了,眯着眼睛像是琢磨什么坏事,看得方锐一激灵。

 

“呐呐呐,老叶,你没道理干这种拆散鸳鸯的事情对不对。江湖救急啊,现在小弟有难你就帮个忙啦。”方锐眉飞色舞,企图打动叶修。

 

“你当真这么喜欢他啊。”叶修虽不想似长舌妇般讲些是非,但这也算是自己弟弟,免不了关心则乱。

 

“我哪里只是喜欢他那么简单,我是真的爱上他了。老林现在也不考什么功名了,等我们攒下一笔钱就行走江湖,那可真是叫神仙眷侣了。”

 

“还行走江湖……明天就让人收了还差不多。”叶修脸上不屑心里还是有些动容的,这书生肯为方锐放弃功名,大概还是有几分真心的,只不过若是知道了方锐是个蛇妖……剩下的叶修没往下继续想,传到桥头自然直,方锐现在没到那一步就先不要让他去想这些事了,能多快活几日是几日吧。所以叶修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如既往地调侃他。

 

“呸呸呸,你嘴里就没一句好话。老叶你不能这样啊,你才3000岁就没有追求了,跟那些老头子一样每天喝酒什么的。这不行啊,你没听那只鸟说么,什么大漠孤烟啊,什么云海翻波……那些景色你都没看你不会觉得遗憾么?还有啊,你还没找到一个喜欢的人或者蛇,或者别的什么的,你不遗憾么?”

 

叶修吐了一个烟圈,他有点头痛,心想方锐的的确确让林敬言调教得不错,都看起书来了,说话一套一套的,可怎么就那么不靠谱呢?笔记小说和游记看多了吧。他也没心思和方锐多讲什么,他扔出一个小瓶子给方锐,又把话题扯了回去,“叫你平时修炼你就是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早晚有一天你得让人顿了做蛇肉羹。”

 

方锐看了就知道叶修给他的不是灵丹就是妙药,当机立断吞了下去。因为没喝水,所以卡在嗓子里,声音有点哑“我说……老……老叶你什么时候还会做药啊。”

 

叶修冲他摆摆手“从王大眼那讨的。”

 

“这么好,回来改寻个机会谢谢他才是。”

 

叶修扭过头去没看方锐,沉声道“你还是不要同他走太近。”

 

方锐想起那个人给自己算的卦,又想到今天这事当真对这人产生了一份好感,他只顾着想以后的好日子,没听清叶修说的是什么。

 

出了门方锐才想起来自己几次都忘了问叶修梦里出现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他的对头还是他的姘头。不过他回了家里见着了林敬言也就把这些闲事刚了个干净。今天林敬言拿了唐老也发给他的钱,从菜馆买了两个方锐爱吃的菜又买了一壶酒,张罗着方锐洗手吃饭。这是方锐认识林敬言这么久他露出过的第一个舒心的笑容,他看着林敬言笑得温润如玉一派谦和,就更觉得他可贵。林敬言今天也是真开心,有人肯承认他的才学请他去教书,方锐冬天的那场病也好利索了。日子虽然不是太好,但总是有了来源,也能看得到以后的光亮。这让林敬言心生如早春藤蔓般的柔软情思。

 

林敬言捏着腰间那块细腻温润的玉佩想,他要正正式式地跟方锐说点什么了。

 

 

 


评论(2)

热度(11)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