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10【林方】

林敬言走过来的时候,方锐是知道的,他本想装着熟睡,冷不防地吓他一跳,可他没想到……

 

方锐愣了一阵,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说起来他们认识多久了?其实还不到一年啊,可方锐却觉得他们认识了好久。他的字已经开始肖似林敬言的笔体,连林敬言那些不经意的小习惯也学了个十足。方锐并没有想太多,林敬言做的梦,林敬言在夜半时分来吻他的额头已经足够说明什么了,明明是一条蛇精,这个时候倒好像一只小鹿精,整颗心扑通扑通地乱跳。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林敬言这么好,合该自己对他一见钟情。

 

吃早饭的时候,方锐一直盯着林敬言看,看得林敬言有些发毛。“你看我做什么,又不能多吃半碗饭。”

 

“敬言哥哥秀色可餐,不吃饭都行,光看你都饱了啊。”方锐今天吃的很快,吃完之后就一直拖着腮看林敬言,筷子在手上转来转去。

 

“真是乱用成语。”林敬言没理他,低头自顾自地喝小米粥,林敬言说得云淡风轻,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耳朵尖儿有那么一点红

 

“怎么会呢,我最喜欢敬言哥哥了。”方锐这话说的真是格外的坦诚。

 

方锐就这么把一颗心直直地捧到林敬言眼前,他林敬言自然不可能不来接,平白让这颗不染尘滓的玲珑心就这么落了地。他不清楚方锐这话里有几成的真心,但他却是认清了自己的心思:他是当真喜欢方锐的。所以他伸手去握方锐那只把玩着筷子的手,掌心贴着掌心,这才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也最喜欢方锐。”

 

方锐摸不透他的心思,当时那句话纯属打趣,可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选一个良辰美景的好时候,给自己收拾一个玉树临风的好模样,然后认认真真,深情款款地对林敬言说这句话。要让林敬言一辈子都记得这么个时候。不过没关系,林敬言喜欢自己就好,再没别的所求了。

 

他突然想到那个王大眼,不,是王大仙说的话。有些话是要早早说的。

 

兴许是他们之前过的日子真的太似伴侣之间的日子了,那层窗户纸捅破了之后也没什么太大变化。要说有那么一点变化的话,就是方锐变得比以前更嗜睡了。以往方锐是最喜欢粘着林敬言的,自从立秋以来,方锐总是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照理说方锐是个活泼的性子,别说是和旁人了,就是只有他自己他也能自得其乐,绝没有这么困倦的时候。虽然方锐只说这是春困秋乏的平常事,但林敬言却还是推着方锐去了医馆。

 

大夫拈着胡须给方锐诊脉,嘴里嘀嘀咕咕地念念有词,林敬言一颗心悬了起来,赶忙问大夫什么情况。老先生咳嗽了一声,大笔一挥写下方子,差小徒弟去后面抓药,只说是方锐这是虚症,多休息,多补补也就好了,没什么的大事,叫林敬言不要担心。

 

林敬言听了这话虽这才放下心来。嘱咐方锐回去要按时喝药。

 

等两人走后,小徒弟从后面探出头来问“师父师父,你刚才一个人在那叨叨咕咕地说什么奇哉怪哉的,难不成是那人年纪轻轻地就得了不治之症?”

 

师父拿笔杆子戳了小徒弟一下,面色有些沉重。“净贫嘴,我从医五十载,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脉象,要真说是什么疑难杂症反倒不像,我倒觉得这兴许不是个人才是真的。”

 

“师父师父,你可不要说笑,这不是个人难道是个妖?”

 

“你才多大年纪,这世上什么没有,什么东西长了都能成精,就说是后院那颗老参吧,说不定哪天就变成个精怪跑了去了。”

 

“师父,你可以不要再拿我寻开心了,外间来人了,说是想要一点医眼疾的药……”

 

方锐当然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这么嗜睡,蛇么,总是要冬眠的,他死马当做活马医,喝了林敬言给他拿的药,当然是没什么效果。他每天强打着精神跟林敬言嬉皮笑脸地说没关系,可他也能看得出林敬言的担忧,因为他自己睡的时间越来越久了。虽然后来有看过几次大夫,但统统说是虚症,卧床多休养就好,说不出个所以然,也给不出个解决方法。

 

春节的时候方锐也没什么起色,方锐是最喜欢过节的,平日里哪怕是个小节气,方锐也要大张旗鼓地庆祝一番,林敬言知道,方锐还是小孩子心性,喜欢热闹。可这一年到头顶热闹的春节,方锐却是勉强吃了几个饺子就窝在床上睡去了。外面的爆竹噼噼啪啪地响,他想起了七夕节的时候,那个时候方锐明明还那么精神……想到这林敬言心中一沉,凭空生出些破釜沉舟的意味。他提笔给家里休书一封,内容大抵是不想参加今年的春闱,也不想做官,更不想娶什么张员外的三小姐。林敬言知道自己这封书信送去的后果,最坏的,应该就是逐出家门了吧。可自己真的是放心不下方锐,他害怕方锐就这么睡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林敬言遇见方锐的时候是机缘巧合且莫名其妙的,他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方锐也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就像是拂面的一缕清风,抓不住了。这个时候他才真真正正地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喜欢方锐。

 

来年开春的时候,方锐迷迷糊糊地睁眼,眼前的东西还没怎么看清就先闻了一鼻子的迎春花的味儿。他看见坐在床边小憩的林敬言。他穿了一件浅鹅黄的长衫,看着就很有早春的意味,屋子里插了迎春花,方锐扭了扭脖子,动了动肩膀,才觉得精气神儿又回来了。

 

林敬言听见动静,看见方锐的面色比之前好了许多,以为这几个月的调养有了效果。想到这段时间的事情,一颗心里真是百感交集,他是真的怕了啊。可林敬言什么都没说,只是凑过身去抱着方锐,缓缓地道“我真怕你就这么醒不过来了。”

 

那个时候,方锐听见林敬言的心一下一下地跳得很重,他才知道林敬言远不如看上去那么云淡风轻。他心里一半是愉悦,一半是担心,他回抱着林敬言,在他耳边用难得一见的郑重语气跟他说“老林,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你别怕。没有下次了。真的,我保证。”


断了这么久,本来想着暑假完结的,结果……我爬到别的坑了里……

再不写梗都没有……

评论(1)

热度(11)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