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韩林】

小小

 

    那天林敬言牵了一个小女孩回来,小姑娘文文气气地跟在林敬言身边。“啊……这是叔叔的……朋友……叫她韩叔叔就行。”


   小姑娘垂着眼,温良的样子肖似林敬言十分。韩文清虽然自信这并非是林敬言的私生子,但突然冒出来的小孩子却让人觉得奇怪。但韩文清对于小孩子,尤其是像小天使一样的女孩子还是很温柔的。他从冰箱里拿了一杯酸奶递给她,然后趁着小姑娘注意力在花花绿绿的酸奶包装上的时候,扯着林敬言进了厨房“怎么回事?”


   林敬言连忙解释道“不不不,这不是我的孩子,你不要误会,这是我堂弟家的,他送来我这里住几天。”林敬言推了推眼镜,眼睛向外面有点不自然地说“我没说我们是……是觉得她还是小孩子嘛……无谓让她问东问西的……”


    韩文清点头表示认同,称呼并不重要。


    生活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小孩子着实让两个大男人有些措手不及,尤其是韩文清。对待女孩子和对待调皮捣蛋的皮小子是不一样的。女孩子天生敏感打不得骂不得,犹如捧着一只精细的瓷器般小心谨慎。小姑娘已经睡下了,林敬言洗了澡看见韩文清坐在床边皱着眉在思考什么事情似的。

   

“哎,不要发愁,念林很乖的,再说也住不了几天。”林敬言擦着头发跟韩文清解释道。

 

韩文清猛地抬头“叫什么?”

 

“这是她们家的二胎,所以跟了妈妈姓。”林敬言解释道。

 

这两个字在舌尖转了一道,韩文清心中居然生出些旖旎的情思“嗯……挺好听的。”韩文清顿了顿继续说“我……其实是在想明天早晨起来谁给她扎辫子。”

 

“哈?”小丫头的妈妈给她扎了一个挺漂亮的头发,可两个大男人谁也没有这个技能点啊。说实话,林敬言确实没想到韩文清发愁的是这件事。“你还真是个好爸爸。”

 

韩文清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起身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林敬言正好奇老韩的对策,没想到他手里拿的是一顶假发。

 

“你怎么还有这个。”林敬言不觉得韩文清像是有女装癖的人。

 

韩文清仿佛看透林敬言心里所想似的瞥了他一眼“这不是你们幼儿园排演白雪公主时候你买的么?”

 

“抱歉抱歉。”

 

林敬言的面部线条很柔和,没有特别分明的棱角,所以带上这个假发之后居然真的有一种娴静淑女的感觉,韩文清盯着他怔怔地出了神。随手从网上翻出了一个扎辫子的教程,韩文清开始练习,认真如他自然连给小孩子梳头发也要认真得一丝不苟,认真的眼神看的林敬言有些心动的。古代女子出嫁之前也要梳头发, 还有一些讲头,例如什么“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之类的,所谓“结发”大概也不过就这样了吧。他和林敬言虽然是两个男人,但仍希望这样的地久天长,在这一刻韩文清心里柔软异常。

 

林敬言是个幼儿园的老师所以走得很早,韩文清开了一家小餐馆,自然是有不错的手艺,现在已经过了需要事事亲力亲为的阶段,日子过得比较悠哉。给小姑娘做早饭扎辫子的任务自然落在他手上。

 

“丫头挑食么?有什么不吃的么?”

 

“没有,跟我一样。”林敬言趿着拖鞋来厨房给韩文清打下手。

 

“那叫什么不挑食,你明明不吃香菜,秋葵还有丝瓜。”因为小客人到访的缘故,韩文清特意做了花样的早餐,香肠花刀切成小章鱼的样子,从柜子深处翻出心形的模具来煎蛋,拿了马苏里拉芝士,番茄,洋葱,青椒,铺在土司片上做简易的披萨,旁边榨汁机里还榨了橙汁。

 

“啧啧,除了在店里,你很久不做这么花哨的东西了。”林敬言帮着他切洋葱,即使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芝士也还是有些辣眼。韩文清不动声色地拿过剩下多半个洋葱,把自己手袋下的番茄换到他手里。

 

“小孩子么。”韩文清顿了顿又接着说“还是你带回来的。”

 

“叔叔,韩叔叔早上好。”六点半小姑娘揉着惺忪睡眼,洗漱完毕之后来厨房跟他们打招呼,小姑娘刚刚放假,还保留这上学时期的作息时间,所以起的异常的早,这一点让韩文清十分喜欢。

 

看见这么丰富又漂亮的早餐小姑娘眉开眼笑,少了刚来时候的拘束,不过吃相却是斯斯文文的并不难看。“韩叔叔做饭真好吃,而且特别好看,比幼儿园的都好看。”

 

“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对着小孩子,韩文清也愿意多说一些。

 

“因为叔叔只会煮鸡蛋。”小丫头冲着林敬言吐了吐舌头。

 

“嗯,没错,他现在也只会煮鸡蛋。”韩文清配合着小丫头的话认真地点了点头。

 

林敬言心想,这丫头刚来还不到一天,居然被韩文清用一顿早点就给收买了,真是不争气,但是他忘了自己只不过被韩文清用一顿雨天的晚饭收买的,和念林这个五岁的丫头没什么区别,根本就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林敬言上班去了之后韩文清给小姑娘扎辫子,昨天晚上的特训很有成效,尽管并不熟练但却也有模有样,韩文清梳头的时候动作很轻,丫头没有喊一声疼。美食加漂亮的发型,这足以俘虏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姑娘。所以这一上午小丫头十分勤快地跟这韩文清忙里忙外收拾屋子,韩文清扫地她就帮着递垃圾桶,韩文清擦桌子它就帮着洗抹布。下午的时候韩文清带着她去超级市场买菜,

 

“你吃这个么?”韩文清拿了一盒百奇问小姑娘,说实话,他并不能分辨这个百奇百利滋还有百醇到底有什么区别,但是女孩子好像都很喜欢吃这些东西。

 

“无功不受禄,我不要的。”小丫头在幼儿园新学了这么一句现学现卖,还模仿着老夫子的样子晃着头。

 

韩文清突然想到他第一次见林敬言的时候,那天是预警的大暴雨,街上很多店都关了,韩文清让其他人都早早回去了,自己坐在柜台那边百无聊赖地调着电视频道。这么大的雨也不好走,自己不如等雨小一些再回家,店嘛,开着也就开着,说不定有什么人过来避雨,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韩文清给自己下了一碗量大味足的汤面,正愁做得多了怎么解决的时候,门外跌跌撞撞进来一个上半身湿透了的男人,那个人就是林敬言。

 

外面雨太大,夏季的暴雨总是来得又急又快,打着的伞根本不管用,林敬言的衬衣都被雨打湿贴在身上。韩文清扔了一条毛巾给他,把那碗韩文清特制私房面推倒林敬言面前。

 

林敬言也没多推辞,道了谢就吃了起来。热腾腾的面条下肚让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外面的雨渐渐小了,从狂风暴雨变成和风细雨,只是淅淅沥沥的一直不肯停。林敬言看了一眼手表,问韩文清这碗面多少钱。

 

韩文清冲他摆手,说算了。

 

当时林敬言也是半眯着眼摇了摇头对他说了那么一句无功不受禄。

 

后来林敬言经常来,只要韩文清在就一定亲自下厨给他做一碗面。两个人也因为这碗面而走到了现在这又是后话了。

 

小姑娘就乖乖跟在韩文清身边,不乱跑也不乱拿零食。本来就漂亮得跟洋娃娃一样的小姑娘就更显得惹人疼,收银员忍不住搭话说“您闺女真漂亮,又那么乖,真是难得。头发梳得也漂亮,您太太手艺真好。”

 

韩文清假装咳嗽了一声,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好冲着收银员点了点头勉强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低头看小姑娘倒是扯着韩文清的衣角笑得贼兮兮的。

 

“韩叔叔我看冰箱里还有鱼啊,为什么还要出来买菜呢?念林和叔叔都很喜欢吃鱼啊”出了超市韩文清给念林买了一盒章鱼小丸子,小丫头嚼着丸子说话含含糊糊的。

 

“念林喜欢吃鱼啊,那明天中午单独做给你吃好不好啊,你林叔叔前两天有一点小咳嗽,是不可以吃这种东西的。”小咳嗽?韩文清自己觉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可是这是女孩子啊,没办法啊。

 

“嗯,我爸爸也总是在我妈妈咳嗽的时候藏她的零食,她特别喜欢吃薯片。”小姑娘很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觉得韩文清说的很有道理。

 

韩文清倒是乐了,林敬言真是连吃零食这种爱好都没有无欲无求,除了不喜欢吃那三种菜意外倒真是一点也不挑食。看来不吃零食也少了生活乐趣呢。

 

第二天是周末林敬言和韩文清带着小姑娘出去逛逛,小姑娘无外乎是喜欢新衣服和玩具,怎奈何这个丫头在无欲无求方面十分像林敬言,真是没有十成也有九成半。林敬言难得说服了小姑娘说这件裙子就当提前送的生日礼物,是可以收下的。但是那些粉色的,橘黄色的漂亮裙子没有一件讨小丫头喜欢。逛了大半个商场最后居然选了一条灰色细格子的背心裙,复古文艺范儿十足。韩文清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原来这花纹像是林敬言某年买给韩文清的一条围巾,林敬言自己也有一件差不多花色的毛背心,果然这林家的审美还真是惊人的相似。韩文清真是越看越觉得这丫头像是林敬言的女儿。

 

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如果真的有一个小孩子既像林敬言又像自己,那该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

 

那天韩文清给小姑娘梳着头发,丫头突然语出惊人“你给叔叔也梳过头发么?”

 

“啊?”小孩子的敏锐真的毫无道理,韩文清一时语塞但是还是反问了回去,“你叔叔是男生,不梳辫子的。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没有啦,我爸爸说奶奶小时候给叔叔穿过女孩子的裙子,还留过长头发。据说还有照片,我想韩叔叔你梳的头发这么好看是不是总是给叔叔梳呢?”

 

“那你答应韩叔叔,下次再来叔叔家拿给韩叔叔看好么?”韩文清表面上维持平静,但是心底早就波涛汹涌了,女装?林敬言你可从来没说过你小时候还有这么个事啊。

 

“好呀好呀,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小姑娘一脸神秘吊着韩文清的胃口,韩文清自然也从善如流地配合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什么秘密?”第一个已经是女装这么劲爆了,那接下来该是什么爆料啊。这丫头让韩文清好吃好喝喂熟了,主动提供情报好投桃报李,小小年纪就有这种思想实在是难得。

 

“我叔叔腰那里有一块痒痒肉,如果你们俩以后打架,你可以挠他那里,这样呢,你们俩就不打了。”小姑娘好像是掌握了林敬言的天大秘密一样洋洋得意。

 

小姑娘的第二个情报明显没什么意义,韩文清自然熟悉林敬言身体的每个部分,林敬言的腰尤其敏感,只要碰到就会很有感觉,明明做的时候不怎么出声的人也会漏出一两声喘息。韩文清想到这里有点出神,低头看见小姑娘正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韩文清一下子觉得在小孩子面前想这种事情真是罪过罪过。

 

中午的时候突然刮起了风,手机上的气象软件说有雷阵雨,韩文清拨了林敬言的电话,电话那头林敬言压着嗓子,应该是孩子们都午睡了他在楼道里接了这个电话。“你带伞了么?”

 

“没有。”林敬言耸了耸肩,“这雨应该下不久。”

 

“我去给你送吧。”

 

“行啊,你别把念林一个人放在家里,送去店里吧。”

 

“我知道。”

 

其实在最初很久的一段时间里林敬言对韩文清是有防备的,或者是说那个时候韩文清还没有走进林敬言的人际范围中,夏天多雨,那个时候两个人已经认识了一段时间,韩文清知道林敬言在幼儿园工作,去接过他一两次,他站在门口的时候,林敬言就指着他对小孩子们说了些什么。后来才知道是拿自己当黑面神吓唬小孩子,搞得后来他再来接林敬言的时候小孩子们看到他都怯怯的,哪怕韩文清表情再柔和。他以为那时候两个人已经够近了,一次下雨,韩文清特意提早关了店去接他,在半路上才打电话问他带了伞没有,林敬言说带了,不好意思。但是韩文清在学校门口看见他一冒雨跑回家。在林敬言那次感冒的时候,韩文清跟他说了自己的心思,希望他可以稍微依赖自己一点,当然也希望可以在一起。

 

后来,雨天送伞成为了两个人之间的保留节目。

 

 

要送念林回家的时候念林一本正经地问韩文清:“韩叔叔,你以后会娶我叔叔么?”

 

韩文清已经习惯了小孩子跳脱的思维“为什么这么问呢?”

 

“因为我觉得你和我叔叔跟我爸爸妈妈好像啊。”姑娘歪着头掰着手指头一件一件跟他细数“你看我妈妈早晨起会给我和爸爸做早饭,爸爸会监督妈妈在生病的时候不要吃零食,也会在放假的时候带着我和妈妈一起逛商场买裙子,还会在下雨天去接她回来。我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也是这样的。他们都在一起生活,那你们俩也应该以后也会在一起生活吧。”

 

韩文清蹲下身子,额头抵着念林的额头,用那种几乎近似于虔诚的语气说“会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等以后念林长大了来参加叔叔的婚礼好么?”

 

“好啊好啊,我们拉钩。”念林兴高采烈伸出小拇指来勾韩文清的小手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韩文清和她晃了晃勾着的手指,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许下最真诚的的誓言。所谓童言无忌就是这样,也许以后当她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荒唐,甚至会觉得恶心。没关系,这一刻的祝福真心就好,韩文清是真的为这个小小孩子的小小祝福而感到开心,哪怕以后有千难万险,想到有身边的这个人都觉得不算什么,更何况现在的日子这么好。

 

林敬言送念林上了车扭过头问韩文清“临走的时候你们俩说什么了?”说起来不过两个礼拜,这丫头跟韩文清比和自己都亲,果然全世界都是吃货,要想拴住一个的心就要拴住一个人的胃么?

 

“没说什么”,韩文清从后面松松地环着林敬言的腰,在他耳边轻声地道“咱俩,收养一个孩子吧。也叫念林,韩念林,是不是太俗气了,没办法了,被丫头影响了。”

 

韩文清的声音那么温柔,让林敬言觉得所有不可能都可以变成可能,领养一个孩子,然后看着他成长,一点一滴的影响让这个孩子既像他又像我,想来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林敬言点了点头“好啊……哪一天去呢?男孩还是女孩呢……”

 

他们絮絮地说着这些,慢慢地走上了楼梯,仿佛路没有尽头可以一直走下。

 

 


第二篇韩林,为毛还不如第一篇……这个写的真是有点……临时开的脑洞很要命啊。但我也为韩林出过力了,好开心。接下来林中心合志也会接着写韩林,希望越来越好吧

评论(3)

热度(23)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