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08【林方】

我的本意是写一篇韩叶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林方辣么抢眼,居然变成了主线。

总觉得写得怪怪的。

今天又在重温《满汉全席》。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同样年轻的赵文卓啊,和《青蛇》里面的法海一样。

胡言乱语结束,下面放文



大概林敬言的父亲真的是为了让他中举不惜一切了,甚至连“君子远庖厨”这种事情都给忘了,林敬言在家里的时候好歹也算个少爷,吃穿用度哪一样需要自己上心,可到了这里除了么个月给的例钱,一桩桩一件件的家庭琐事每一样都要自己操心,吃过焦糊的粥,穿过洗坏的衣服,若是别的娇生惯养的还不早就回家跟娘亲诉苦,软磨硬泡地要回家,或者那些有志气的也就发愤图强了。可林敬言这人的性子倒也怪,细粮也吃得,糟糠也咽得。这让林父觉得这儿子已经到了不思进取,油盐不进的地步了,这种儿子也实在没有管的必要了。

 

林敬言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过自己的日子,每天照常读书,照常吃饭。自己的手艺虽差,可也总算是能够下咽的。他现在的日子用清苦来形容简直毫不夸张,每天无非是煮些青菜来吃,肉是不常有,后来听了隔壁大婶的建议他又养了一只鸡,偶尔可以吃些鸡蛋。

 

方锐不知道该怎么改变这样的生活,但他也陪着林敬言吃那些青菜,哪怕他是一条蛇。            

“你真是亲生的?哪有这么对自己儿子的啊。”方锐从屋子里搬了一摞书出来,一本一本地摊开。

 

南方的气候总还是潮湿的日子多,林敬言的屋子里书多纸多,最怕的就是受潮发霉,趁着夏日阳光还算不错,两个人就把架子上的书拿出来晒一晒。

 

林敬言听了方锐的话值当他是说笑,也并不在意。

 

方锐一向是衣服从来不会好好穿,原来两个人还不太熟的时候他还装着相,现在两个人熟了,方锐自然是怎么舒坦怎么来,更何况已经入夏,天气炎热暑气难耐。

 

“领子,好好的一身衣服到你这怎么穿成这样。”林敬言自然看不惯他这个样子,每次都要给他整理一番。

 

“老林你这就不懂了,咱们七月初七晒书,人家还有七月初七晒肚皮呢,我这回可是效仿古人啊。”

 

林敬言自然是知道这是《世说新语》郝隆的典故,看方锐耍了小聪明也没有办法说他什么,“你总是有话说,叫你看些正经书,你就总是看这些故事。”

 

听林敬言这么说方锐连走路都变得晃晃荡荡,他搬着书凑到林敬言身边笑嘻嘻地说:“起码我练了一笔和你一样的好字啊,至于别的就不要再要求了吧。”

 

林敬言思及方锐在练字时难得的认真模样也就不再说什么,只好无可奈何地笑着说一句“你啊……”

 

方锐最喜欢看林敬言拿他毫无办法时候的笑,与其说是无可奈何,方锐更愿意把它理解为纵容和宽容。

 

老林啊,希望你对我的纵容和宽容再多一点再久一点就好了。

 

七月初七是七夕节,又是乞巧节,这是姑娘们喜欢的日子。但也有说七月初七是魁星的生日,魁星文事,但凡是要考取功名的读书人都要郑重地拜一拜的,以求得?“一举夺魁”的好运气。

 

方锐听了这个传说晚饭都没怎么好好吃,才撂下饭碗就忙不迭地张罗着摆香案。端端正正地把请来的魁星像放在案上,又摆了些瓜果之类的,权当祭品。

 

两个人跪在案前虽说都是许愿,可心里想的却不大相同。

 

方锐在心里默默念道:“魁星老爷,你可要保佑老林这次一举夺魁,蟾宫折桂啊。”方锐跟在林敬言身边也有些日子了,这耳濡目染也有些长进了。照理说这许愿都是该闭上眼睛的,不闭上眼睛许的愿望是不灵验的,可方锐却还是忍不住要偷偷瞄林敬言一眼才肯踏踏实实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又闭上了眼睛。“今天是七夕节,织女姐姐,牛郎哥哥,还有什么喜鹊啊,牛啊,你们可要保佑我和老林……”他想到这是时候居然不知道该往下说什么,在这种时候愿望还是留给有用的地方吧。所以他在心里继续说道“还是保佑老林可以考中吧。”愿望许完了,方锐送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林敬言并没有很刻意地许什么愿,他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像现在这种日子就已经很好了,就这么一直下去吧。

 

彩灯,焰火,各种吃食,熙熙攘攘的人群……也许没什么好逛的但是方锐依旧觉得新鲜有趣。方锐四处看着,抱着一包巧果吃得津津有味,林敬言竟然有一种带着小孩子出门的错觉。

 

“老林老林,我跟你说有一家馄饨特别好吃,我早就想带你来吃了,就是你不常出门。”方锐扯着林敬言的袖子就往前走,还没走到摊子就听见小二的声音。

 

“馄饨一碗,让一让让一让,这个可是刚出锅特别烫,你们要吃赶紧买,我估计也就还剩下几碗,卖光我们就要关门了,今天可是七夕节啊,七夕节你懂么,要跟心上人你侬我侬……什么你没有心上人啊,那你多吃一碗馄饨吧,一样会很开心的,我们这个馄饨可是……”

 

“少天……”摊子旁边一个温和的青年一边煮着馄饨一遍打断黄少天的聒噪。

 

“这个馄饨摊的伙计难道上辈子是个哑巴,这辈子才要拼了命地讲话?”林敬言倒是真没见到如此聒噪的人。

 

“嘿嘿,他就这样。”两个人坐定之后方锐冲着伙计吆喝了一声“两碗馄饨。”

 

伙计扭头看见是方锐,走过来跟他搭话,“哎呦,是你啊,好在还剩两碗,你么要再晚一步我可就要买个刚才那个没有心上人的小子了,哎?这是谁啊,你哥么?没见过啊,这么书生气,比叶不修可是强了好多啊……”

 

“少天……馄饨好了……”

 

“好嘞。”

 

“你和他认识啊?”林敬言还没来得及回答黄少天的询问他自己就已经叽里呱啦地说下去了。

 

“我跟老叶来过一次。”方锐提到吃的一下子就眉飞色舞起来。

 

正说着,热腾腾地馄饨就上了桌, 粉白的皮看起来就很有食欲,一口咬开里面是鲜肉和时令蔬菜鲜嫩可口,每一颗小馄饨都小巧玲珑。林敬言看着这馄饨十分讨喜,味道也十分鲜美。

 

“真是很好吃啊,老板手艺真好。”林敬言一边吃一遍赞。食色性也,吃总是最令人开心的一件事。

 

看林敬言吃得开心,方锐也笑了,“你喜欢啊,回来我也给你做。”

 

“你?”林敬言抬起头,“你啊,净说这空话唬我,你什么时候做过饭啊。”

 

“这次绝对不是骗你,我说到做到的。你看我这眼神简直是史无前例的真诚。”方锐指着自己倒影着林敬言的眼睛。

 

“好好好,我信你信你还不行?”林敬言知道方锐不过是随口说说也就这么答了他。

 

但方锐却暗暗记下了。

 

 

 


评论(3)

热度(12)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