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07【林方 韩叶】

暑假里各地都在搞全职only,天津一个都米有啊,好桑心啊。我之前一直觉得黄少是个哏儿都青年,说相声什么的【什么鬼


叶修心想自己猜3000岁难道就已经老了?开始习惯回忆过去了么?外面熹微的晨光照进来,有些朦朦胧胧的飘忽之感,窗边有几只蚊子,叶修吐了一口烟去冲它们,蚊子被呛得乱飞,倒让他觉得像是仙境中在翻飞的白鹤,他又找到了新的乐趣。

方锐睡得很好,这家伙一向心里盛不住什么事,今天要搬去林敬言那里,让他更是兴奋。他昨天探知了叶修的梦,更是让他觉得心情愉快。方锐本以为他起得已经很早了,没想到林敬言已经在看书了。“老林,老林,你这么早啊。”

“你也很早啊。”林敬言放下书转过身来看方锐,方锐那双眼睛那么亮好像是在为什么激动,这让林敬言也觉得开心。他喜欢看方锐这没有生气的样子。

虽说是陪林敬言读书,可他看书的时候方锐也不好坐到他身边,如果坐在他身边一定免不了要和他说点什么,肯定是打扰他的,方锐并不是对于人间一无所知,他知道每年春闱对于每个举子有多重要,所以只好随手捡了一本书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晃。外面阳光正好,春末的日光还没那么强烈,正是和暖的时候,春风也没初春那么料峭,带着丝丝暖意和若有似无的花香。林敬言院子里有几棵树正在开花,方锐分不清他们到底是桃李梨杏,只是觉得粉粉白白的煞是好看,如同少女娇嫩的面庞。远处的墙角有几株海棠开得正盛,就像傍晚时分是天边的一抹流云。昨天来的时候也没注意到这些树,方锐心想大概是自己觉得称心,连带看这景也觉得如意。

可林敬言这里多是四书五经,经史子集。方锐手里的《诗经》没翻几眼就恨不得扔下书昏昏欲睡。

林敬言坐了一阵,听外面静得出奇,方锐不像是那么安静的性子,走出来一看果不其然,方锐把《诗经》挡在脸上,在这暖意融融的春光里睡得正欢,嘴角微微翘着,甚至还打起了小呼噜。林敬言魔怔了似的,竟然伸手想去摸一摸他的脸。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指像是触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立刻弹开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林敬言没敢多想,他不是喜欢给自己找理由的人,但是这个问题他真的回答不了。

方锐像是听到了声音,伸了个懒腰,也没管从脸上掉下去的那本《诗经》。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见眼前是林敬言的时候神智是清醒了一点,但是说话还带着刚刚睡醒的鼻音。“老林你怎么出来了?”

“你倒是轻松,让你看书,你在这睡得这么舒坦。”林敬言看着方锐那一脸的坦然,简直哭笑不得嘛,他弯腰捡起那本掉在地上的《诗经》,打开的那页是那首《诗经·卫风·木瓜》。

“不怪我啊,老林你这书太无聊了,有没有笔记小说之类的东西,游记也凑活嘛。”方锐看林敬言盯着那本《诗经》出神,于是也站起身来凑过去看。“看什么呢?”

“我读给你听。”林敬言单手执卷,另一只背到了身后,缓缓开口。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林敬言的声音算不得很好听只能说一般,但重在那其中的款款深情和如沐春风般的温柔。真是如同刚刚拂过桃树梢头的缕缕春风。方锐听得入迷,但是在最后免不得问一句煞风景的话“老林……这是……什么意思?”

林敬言耐心地跟他解释道:“这三句大概意思相同,都是你赠给我的是木瓜,我用美玉回报你,并不是什么回报,只是希望永远相好啊。”

方锐大概明白这种心情,那个人只是给你一点点东西,你却希望倾尽所有去回报他。他看着林敬言眼中自己的倒影,缓缓地抬手握住了林敬言的手腕,学着他的语调把这末尾一句又轻轻地重复了一遍。“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那一刻林敬言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他遇见方锐之后发生了很多自己不能解释的事情。

不过方锐的演技连半盏茶都维持不了,立刻换上了他之前有点耍赖的表情,“敬言哥哥,可是说好了啊。”

后来方锐读遍诗三百,却从没觉得有一篇比这一篇《木瓜》更动人,再没觉得哪句比这句“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更缱绻。

“我来教你练练楷书吧,省得你啊再院子里睡大觉。”林敬言用那本《诗经》拍了一下方锐,不过还是让他躲过。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老林你不出来逛逛花可都要谢了啊。”方锐什么时候都有话说。

“你把字练好了,咱们就出去走走吧。”林敬言双手环胸,端起架子来和学堂里的先生还真是有几分相像。

“那我们还是赶快吧。”方锐自然是最最从善如流的。

林敬言习的是行楷,俗话说字如其人,方锐一直觉得他是个温和的好人,却不知他还有深藏的锋芒。林敬言拿了帖出来让方锐临,大概对于初学者总有些困难,于是林敬言就从一些简单的字体开始握着方锐的手让他找行楷的那种感觉。

“手要稳,对……是这样。”

“这里还是要写快一点的,一笔成型,不要太拖沓。”

“不不不,不要刻意,自然一点。”

方锐这次写的异常用心,并不全是因为林敬言许下出门踏青的事情,而是希望能和林敬言写出一笔相同的字。一样的字体有什么意义呢?街上尽是买帖子的,那些大家甚至可以做到以假乱真,可那又如何,他临的可是林敬言的字啊。 

他每天都要写下那一句“永以为好也”,一笔一划仿似要刻在心里。每次写完他之后他都要后嚷着问林敬言:“老林老林,你看我写的是不是有进步?”

方锐是个有天分的,肯学这进步自然是突飞猛进,这让林敬言也觉得满心欢喜,他看着方锐写那一句话,笑着道:“进步很大。”


评论(6)

热度(12)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