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 06【韩叶 林方】

看了这么多年武侠还是不会写打,即便脑子里两个人已经大战八百回合,写出来还只是两行。QAQ


摘下一片还梦草的叶子放在香炉里,只消不一会儿就满室清香。那种味道细腻绵长,不闹不燥,是一种很温和的感觉,闻着闻着就觉得整个人都是那种如坠云里雾里般的飘飘忽忽。

 

方锐躺在床上,觉得从未有过的安宁,当他感觉自己仿佛也快要睡过去了的时候他看见了叶修的梦境。

 

整个梦并不是很清晰,模模糊糊的,像是在雨后,整个世界笼罩在大片大片云雾中。他能认得出叶修,因为叶修常年穿一件白色的长袍,袖口领口滚着发旧的浅棕黄色。像是被烧毁了边缘的宣纸。另一个身形比叶修看起来要高也要健壮些,方锐猜测应该是他习武之人,一举一动带着刚劲。

 

叶修窝在树上抽烟,他那衣服料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好好的一件白色长袍被烟熏黄了。“小韩,你是来抓我的么?”

 

雾气太大,方锐看不清那个被叫做老韩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但他猜想总不会是什么好表情。

 

“你待好了。”

 

“哈哈哈,小韩你还是老样子。”

 

画面一转,是那个叫做老韩满脸是血地倒在地上,方锐不知道那是谁的血,哪的血,但他只知道满眼的鲜血。看不清楚,声音就格外清晰。

 

他听到的是叶修的一贯漫不经心的声音“你不会这么快就死了吧。”

 

再后来他什么都看不太清,声音也听不太清。他只能通过两个人不同的音色和语气来推断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瞪眼,你现在可是身家性命都要仰仗哥啊。”方锐听得出这是叶修,叶修应该是端了一碗什么东西过来,但他看不清是药还是粥。

 

“被布蒙着你都看得出我瞪眼。”这个低沉的男声该是那个姓韩的男人。

 

“出去抽。”

 

“就……不……”但方锐却觉得叶修是出了屋子。

 

后来在没有声音,画面依旧模糊。他看到一双纠缠在一起的双手,偶尔的尖叫,然后画面上只有一个身影,可方锐已经不能分辨出那到底是谁了。最后的画面一点一点被血染红却又一点一点变得虚无缥缈。直到整个画面变成完全的空白他才确定叶修这个梦结束了。

 

方锐倒掉还梦草燃烧剩下的灰烬,心里十分遗憾自己把这个梦说出来好好嘲笑叶修一番。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没想到老叶还真梦见做饭了,他这个梦啊都赶得上戏园子里的故事了,没想到老叶居然是喜欢这样的,当然也没想到这个故事居然是个这样的结尾。

 

方锐看到了这个梦心满意足地睡去,但却不知那边厢叶修睡得却是辗转反侧。

 

这一整夜叶修因为和方锐不经意关于做饭的争辩都在做梦,他梦到了韩文清,那个看着自己抽烟,看着自己盘在树上就总是要皱眉的男人。这个梦支离破碎,有假的,但是还是真的更多,他想自己明明只是一条蛇为什么还要回做梦啊。

叶修一向浅眠,这一醒也就再也睡不着了。他索性倚在窗子边上抽烟,今天窗户外灰蒙蒙的,既看不见月亮也看不见星星,甚至连只鸟都没有飞过,可叶修就是看着外面这样的景色枯坐的几个时辰。

 

他开始回忆自己那个可以算得上支离破碎的梦,一般人醒来之后对于梦的记忆是很模糊的,尤其是在你觉得自己半梦半醒的时候。可叶修却觉得这每一幕都异常清晰。他甚至不用刻意去想,这些记忆就蜂拥挤进他的脑子里。

 

 

韩文清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还是记得的,因为异类总是特别的。叶修还是老样子,韩文清却是成为了一个优秀的除妖师,祛除了很多为祸人间的妖怪。已经声名鹊起到让叶修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韩文清了。

 

那个时候叶修懒洋洋地倚着树干坐在一条看起来和他差不多瘦的树枝上,完全不在意白衣沾上了草叶子,他一条腿垂下来晃来晃去,仰着头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他吐了一个烟圈,眼神比以前更飘渺了。“小韩,你是来抓我的么?”

 

你知道的,这些除妖师和学堂的老夫子一样,总是要说一些劝人向上的话。韩文清自然也是这样,劝妖怪不再害人,劝人不要和妖怪纠缠。只不过韩文清并不是那种苦口婆心的人,也许这话还没说完这法器灵符已经直冲妖怪面门了。

 

所以他见了叶修也免不了下意识地要说上这么一句,“你待好了。”

 

“哈哈哈,小韩你还是老样子。”叶修在树上笑的差点掉下来。

 

韩文清的师父师叔一辈去世的很早,剩下的都是要他照拂的师弟们,他们要称他一声师兄,而拜托他除妖的人自然会恭恭敬敬地称呼他一句韩师父。可叶修也没错,他比韩文清大了已经不是一星半点。

 

“叫你小韩还不乐意,那也只有叫你老韩了。”叶修从这参天古木上轻巧落下竟一点都不显狼狈。

 

韩文清自知自己面上总是没什么欣喜的神色,总是让人觉得是古板严肃的老头子。所以他对这一声“老韩”也没有太多不适。

 

“来来来,这么久没见,不如和我过几招,闲着总是闲着。”叶修这话音还未落带着凌厉的掌风已经到了韩文清耳畔。

 

韩文清没有说话,微微一闪已经躲开。

 

“呦呵,厉害,躲过了,不知道这个呢?”叶修每次出招的时候总是伴着一两句废话,他的零碎招数和他废话不相上下。

 

韩文清却并不害怕,他的路数一向是直面任何攻击,堂堂正正,一往无前,永不退缩。所以叶修花样再多,却仍是抵不过韩文清硬朗的拳。小花样终究是只撑得一时,叶修被韩文清制在怀里,虽然韩文清双臂是一种很易被破的交叉样子,但是好在是两只手各制住了叶修的要害,所以也是一种胜算。

 

“你功夫不错。”韩文清说的是实话,他第一眼看叶修还以为他是个病痨鬼,没想到还有些拳脚功夫。可等他刚要松手放开叶修的时候,却发现他眼前升腾起一层薄雾,再看时已经空无一人,这叶修竟凭空消失。

 

   “哈哈,哪里哪里,拳脚功夫我自然比不上你,可还有些别的功夫我却还是生你一筹。下次继续啊。”叶修的身形和声音倒也像这烟雾一般虚无。

 

“你既是修这些奇术,也应专心致志些才对。”韩文清自然是看不惯叶修这种做派,但却也承认叶修有些修为,大抵是有些天分的。

 

但这个时候叶修的身形已经消散,只有一声轻笑飘在空中。


评论

热度(9)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