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05【林方 韩叶】

下一章老韩上线就能~\(≧▽≦)/~啦啦啦,我本来是想写韩叶的啊……

我居然能日更,估计也坚持不了几天了吧。

写到方锐的时候我根本就是想要自我吐槽,越写越欢脱,这是一个古风文该有的样子么?

欸……


林敬言不只是看起来是个翩翩君子,实际上也的确是官宦世家,浸淫诗书。只可惜他白长了一张白净的书生面皮,对读书考试却是不太在行,和自己同族的都已经蟾宫折桂在朝廷里官居要职,只有自己考了不中还要在这偏僻之地为今年在做准备。

 

其实他自己已经厌倦了,父亲年初已经来了好几封家书,说来说去无非是这次一定要中。可他真的不是这块料啊,若只是看看闲书,偶尔写写小诗,画画小品,也算是生活情趣了,可现在他一翻开书眼前就是父亲严厉的神情和母亲忧愁的目光。

 

“其实呢,我小时候有个先生来给我算过命,说我必定能状元及第光耀门楣,只可惜我屡考不中,你说我还信这东西么?”林敬言心里有些微微发苦,他也是踏踏实实地跟着学堂先生学过来的,可怎么样都还差一点,他不想这么轻易地就把原因归于天分,可考了这么多次也是在是疲了。

 

方锐想安慰他一下的,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讲点什么,他对于进京赶考只停留在侯敏应该搭配书生这种阶段。所以他灵光一现,不如我去陪他读书吧,这样会有很多见他的机会啊,我真是太聪明啊哈,但是这种内心活动是不可以表现出来的,所以方锐迈了一大步走到了林敬言面前,用一种郑重其事的神情对林敬言说:“不如我去陪林兄读书吧,这样既省却林兄一人挑灯夜读的孤苦无依,又……”

 

林敬言伸手拍了他一巴掌“你怎么突然不会说话了……”

 

方锐扮了鬼脸,刚想说点什么耍赖的话,听得林敬言说,到了。

 

林敬言这所住处真不算太好,门上的铜环染了铜绿,推开斑驳的大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院子没什么人打理,角落里肆意生长的各种杂草迎风肆意招摇着,门窗和家具的朱漆也有些掉,真是有点阴气森森的味道。

 

“我这住处真是见笑了。”林敬言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而不是自谦。

 

当初父亲为他选了这处宅子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林敬言把这句话从头到尾背了一遍,他发现前面这些都坐到了,就是课业上还是没能有所精进。

 

方锐倒是不讲什么宾主礼节,在这屋子里左瞧瞧右看看,但是没看多久他就发现林敬言这房子里除了书还是书,着实无聊。“你这不会只有一间房吧,你看……我倒是不介意……”方锐刚想说我其实没关系,跟你分一张床都可以,但这话没说完又让林敬言打断了。

 

“你当真要住在我这?”林敬言自觉是个无趣的人,不太明白方锐此举其中的意图。

 

“你看老叶那么忙,也不怎么回来,就我一个人,那叫什么?春闺寂寞?总之是我一个人啦,老林你也一个人,我们应该相互扶持,守望相助的。”方锐说得眉飞色舞,没看出林敬言的表情有点什么不对。

 

“那你就住下吧,外面还有一间,不过要收拾打扫一下。”林敬言心想真得是要教教方锐了,不然连“春闺寂寞”这种词都冒出来了。

 

方锐听了这个消息自然是兴高采烈,恨不得围着林敬言转上几圈,“我们可说定了,你可不要反悔,我今天就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就回来了,别太想我啊。”说着就往外跑,差点被那条破旧的门槛绊倒。

 

林敬言从未遇到这样鲜活有生气的人,书院里的同侪不是老气横秋就是眼高于顶。要有一些巴结谄媚,大抵到了官场上也都是这样的吧,所以在书院里他没什么朋友。遇到了方锐觉得像是吃了一颗新鲜的橙子,酸中带甜,那么自然不加雕琢,让他整个人的感觉都鲜活起来了。

 

所以,他当真是觉得方锐可贵。

 

夫子有时候也觉得他可惜,这孩子大抵并非是天纵之才,但诗书之气也还是有一些的,可他若是不中举却也不肯钻营,这以后难道是要隐居山林么?

 

林敬言也没想那么多,这次若是真的不中就隐居山林,人总不会饿死,就算当个私塾先生也是个活法。

 

再说方锐,他这一路乐得简直像是第一次能够使用法术变成人形那样兴奋。他一脚踹开门吵吵嚷嚷地比竹林里所有的鸟加起来都要烦人。“老叶老叶,出来,我知道你在屋里。”

 

“闹什么闹,喝了雄黄了?”叶修一贯懒懒散散倚在榻上抽烟,屋里的水沉香味道夹杂了烟味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明天要搬去敬言哥哥那去了,老叶你就一个人跟烟过吧。啊哈哈哈。”方锐用手扇散了烟雾,双手叉着腰跟着叶修炫耀。

 

叶修慢慢地吐了一个烟圈,眼睛盯着房顶,随意地摆了摆手“快滚吧你。”

 

“老叶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好么?”


“那个蠢书生,不知道看上你哪,你连个饭都不会做,难道要每天去外面叼耗子青蛙给他吃么?你那法术学得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那天用石头边变成的饭菜再硌了他的牙可就有意思喽。”

 

“来人间就是要学做人嘛,怎么能用法术呢,做饭怎么能难得倒小爷我呢,再说了,叶修你会做饭么?”方锐觉得自己这话很有道理,本来么,来人间要是在用法术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当然会做了,谁跟你一样?”叶修说的满不在乎。

 

可方锐却抓到了漏洞,“老叶你还会做饭?你不是说你是第一次来人间么?怎么会做饭的?谁教你的?快说快说。”

 

叶修心中暗道不好,但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变“谁跟你这种300岁的低级妖怪一样,别以为自己不会别人就不会。”然后叶修起身揉着脖子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方锐被叶修损惯了也没多想。他自己根本没什么东西要收拾,但是总还要装装样子,总不能跟林敬言说,我是一条蛇要什么行李,有个地就能睡……不是,我是以天为盖地为床……不不不……都不好,这些实在是是林敬言那种书生可以理解的人类语言。

 

东西收拾好了,方锐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要不是还是早春,他这个烧饼都快能出锅了,他突然想起来算命的王大眼……呸呸呸……方锐连连呸了三次,一下子坐了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哇“王大仙啊,我可不是故意的啊,是你这特征太明显,我一不小心就记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啊。”如此这般念叨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才想起刚才是想要拿他给自己的东西。

 

那是个小小的锦囊,上面绣着几杆翠竹。打开锦囊方锐一下子就乐了,他恨不得拿些鲜果点心供上王大仙,给他晨昏三炷香。

 

原来里面放的是一种植物叫做“还梦草”。这种草摘下一片叶子放在香炉里点燃之后,就可以看到别人的梦境。有些道士法师常常用来祛除别人的梦魇。

 

方锐心想大师真是尽心尽力,要是能看看老林做什么梦……嘿嘿嘿嘿……反正他今天是睡不着了,不如就先拿老叶练练手,他刚才说的话十分可疑啊,他会做饭不就说明他来过人间?怪不得一脸对人间的不屑……难不成是在人间有多一段孽缘?老叶啊老叶,你这会可是要栽倒我手里了,让我先拿这还梦草在你身上试上一试。想到这儿方锐笑的像只狐狸。


评论(1)

热度(18)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