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04【林方 韩叶】

测字什么的全都是我瞎编的,看个热闹就完了哈

我才发现这居然是个林方主线韩叶辅线,天啦……不行不行,我要给老韩加点


出来走了没几步就看见桥边摆了一个算命的小摊子,一般算命的都是个老头子,而且是个瞎老头子,再不济也会装瞎,不知道从哪里流传的瞎子算命都很灵验的。但这个男人看起来却很年轻,衣着整齐,穿了一身浅灰色的长衫,虽然是这种暗色却绝没有邋遢之感,手指的指甲修剪整齐,摊子边上立了一个幡,上面没有写什么特别的东西,只写了“铁口直断”四个字。

 

这算命测字的很常见,但方锐没见过,所以兴冲冲地扯着林敬言去瞧,摊子边上有一位客人,是拜托这个算命先生写一封家书,寄给再外做生意的丈夫,这女人颠来倒去说的都是那几句,但这先生却也不烦,一句句地帮她斟酌着。林敬言看这人应是个读过书,不说别的,单说这一笔“飘若游云,惊若蛟龙”的行楷就已是很难得了。

 

方锐坐到了算命先生面前,细细看他发现这人长得也还算周正,不过有一只眼睛比另一只要大那么一点。

 

大概是方锐盯着人家看的太明显了,算命先生也不恼,指着自己那只略大的眼睛笑笑说:“我可是全凭着这只眼睛,明阴阳断祸福的,人送外号王大……”

 

“王大眼?”

 

“方锐……”林敬言虽然也被逗笑了,但还是要制止他的。

 

“王大仙才对嘛。”算命先生对他这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并不在意“敢问阁下测什么?”

 

方锐脱口想说算算我和边上这位的姻缘吧,但好在他是条蛇精,不是只燕子精,不然就真嘴快地说出来了。但就在犹疑的这一刹那,先生已经做了主。

 

“不如就由我做主测测这姻缘吧。”算命先生打量了方锐,又去瞧林敬言,眯着眼睛笑的样子倒是两只看起来差不多。“在这纸上随便写个字。”

 

方瑞心想,真是王大仙啊,这大小眼真没白长,我之后定要跟乡亲们敲锣打鼓地宣扬你算命灵验。随即向算命先生挤了挤眼睛。

 

算命先生一副了然的神情,方锐恍惚觉得他被叶修上身了。他晃了晃头,把这个念头驱散出去,端端正正地写下一个“笋”字。

 

谁测字写个菜呢?可说来也不怪方锐,江南的春笋一向是鲜嫩味美,方锐吃过一次就终生难忘,真情流露地随手写下来也是不足为奇的。

 

算命先生心想我长得一点也不像菜馆的大师傅啊,小可只管算命不会做菜啊。还好自己测字只写一个字不然还不定写出什么热热闹闹的流水宴席呢。但这字还是要测,先生思索一番娓娓道来:“这笋字上面是个竹字头,主北方,阁下应是从北方而来,且与竹颇有渊源。”

 

方锐心中暗道“着啊,自己与叶修可不是从杭州的北边的竹林里来么?”他再看这个算命先生竟有些仙风道骨,也不敢造次从中插话,安安静静地听他讲完。

 

“我们说测姻缘嘛,笋的下半部是个尹,你要寻的人应是在南方,不过不是正南,尹字出的那一撇即使方向,大概是偏西南些。可话又说回来,这尹是伊无人,君无口,这是说这人暂且与你并不相熟,且你们之前隐瞒太多,前景堪忧啊。”

 

方锐这次真是惊得无话可说,林敬言不是说自己主宰南郊么,自己于他现在本部就还不是很相熟,要论这隐瞒的事情更不只一桩。所以他开口询问的时候也和之前的那些人一样格外地虔诚“那应如何破解?”

 

“这伊人无人,当然是不要人了,若这一点做不到,为了君也该早早开口才是啊。”算命先生说得云淡风轻,却让林敬言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无人可是个什么意思?”

 

“哎……旁人自是不明白,他自己能悟就可以了。这位公子要测么?”

林敬言勉强笑着摆了摆手,他对于这种东西真是失了信心。

算命先生也不勉强,拿了一个绣着竹叶的小锦囊递与方锐,狡黠地冲方锐眨眼“卜筮之说本就不可尽信,到底是命运人还是人运命还要看自己啊。”说完先生就着手开始收拾摊子。

 

“先生,你这就走了?这钱……”

 

“你我有缘,这一卦就当赠你,我也想尝尝这时令的鲜笋了呢。”先生桌上没什么东西,三五下就收拾好了,然后背着东西就城外走去。

 

“嘿,大眼!也给我算一卦吧。”叶修蜷在树上,垂下来的尾巴晃晃荡荡地勾着王杰希“铁口直断”的幡。

 

“还我幡来,你带出来的人都一个模样,专门来取笑我,给你算什么算,你自己的事情不是跟明镜儿似的么?”

 

“哪里哪里,还要铁口直断的王大眼,不,王大仙给断上一断啊。”叶修玩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又把幡还给了王杰希。

 

“你要是说十年之前的事……”

 

“谁问那个‘瞎子’的事,我是说方锐。”

 

“口是心非,算不得算不得啊……”王杰希口里道着算不得,似笑非笑地摇头“你不问他为何又下山来。”

 

“不过是带着方锐逛一逛罢。”叶修抽一口烟,却居然居然觉得呛。

 

“非也非也,你都说说了那人是个瞎子岂知这林敬言不是个‘瞎子’?”

 

“王大眼你这人说话太绕真是好没意思。你临走的时候往方锐衣袖里塞了什么?”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你既不信这些也就不要去问,我看那小蛇精后面的路许是顺过你们俩。”王杰希微笑的时候让人觉得文雅,可要是再多笑一点就让人觉得奸诈了。

 

“不说就算了。下次再来找你喝酒。”叶修这话言犹在耳,人却不见了。

 

王杰希一个人喃喃道“可是不要来了,你这三杯倒,不仅让我出酒钱还要我背你回去,实在是亏了亏了啊。”

 

原来叶修在十年之前也曾与一人有些因缘际会,可是从中出了些变故,当时多亏有王杰希相帮,两人也从此解下不解之缘。可至于叶修那姻缘,他总是闭口不提的。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先生算的倒还真有些准,敬言哥哥怎么不算一算?”方锐扭过头问林敬言。

 

林敬言实在是听不得他这么喊自己“你就喊我名字,或者向喊叶兄那样喊我吧。”

 

“叶修?我喊他老叶啊。”

 

“也可也可。”

 

“好吧,老林啊,为什么呢?”

 

“说起这个,还真是说来话长了……”林敬言叹了口气满脸是愁云惨淡的担忧之色。


评论(7)

热度(17)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