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03【林方 韩叶】

我把cp掉了一下,因为我觉得韩叶大概要等很久才会出场……

我妈好像发现了我买的小黄本,怎么办???嗷嗷嗷……人生啊……

我如果拿这个速度去赶稿岂不是很快就OK了?但是臣妾做不到啊。

我其实很久没写古风了,怪怪的,别嫌弃啊。

“在下林敬言,还没请教二位……”林敬言施了一个礼,微微眯着的眼中漾着西湖的清波。

    

   “我叫……”方锐冒冒失失地想要抢话,却被叶修从背后掐了一下。

 

   “在下叶修,这位是表弟方锐。”叶修居然也有样学样地施了一礼。

    

“叶兄”林敬言又施了一礼,“两位没什么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林兄多礼了,叫我叶修就好,我们祖籍杭州,不过幼时去了外地游学,才回来没多久,所以有很多事情还要向林兄请教啊。”叶修笑的有点莫测,林敬言看不太懂,方锐没怎么注意,只觉得他没安好心。

 

“那是自然。”林敬言又笑了。

 

方锐心想,叶修这个人精,不,是蛇精,真是厉害啊,说的话一套一套,还好自己没开口,不然一定露馅了。他趁林敬言不注意向叶修做了一个抱拳的佩服手势,叶修翻了个白眼,如果叶修可以说话,他一定会说“哥厉害么?没我行么?”全然没有之前的文质彬彬,然后叶修微微侧身随手泼了一杯茶到窗外,于是这窗外便下起了雨。

 

要说这雨可是真是恰到好处,说大么也不算太大,可要说小也绝到不了不用打伞的地步,何况林敬言怀里还报了几本书。

 

看着外面的雨,林敬言面露难色,方锐倒是开心了学着叶修的口吻连忙道:“不怕不怕,这伞我们这多了一把,先借给你啊。”

 

“倒也只能这样了,如此就多谢二位了,在下等明日一定登门将伞归还。还不知二位家住哪里。”方锐的语调欢快得让林敬言以为他是个颇爱下雨天的人,心道,这人倒是有趣,连这令人压抑阴雨日都那么快活。

 

“我们住在城郊,你到那就看到了。”叶修依旧是笑的高深莫测。

 

看着林敬言的背影消失了,叶修和方锐才跳下船。叶修一脸了然地问方锐:“怎么着,你喜欢他?”

 

“呸呸呸,这叫仰慕,仰慕你懂么老叶?”方锐耳根有那么一点儿红,但他还是努力狡辩。

叶修走在他前面,随意地摆了摆手,大概是你仰慕喜欢我都不管,你小子自己去玩吧。后来叶修就不见了,留了方锐一个人在那个所谓的“城南叶宅”里。

 

方锐揪着院子里的竹子叶心想,老叶啊老叶,自己摆出一副对人间不屑一顾的样子,才这么半日就不知跑去了哪里。

方锐刚想要调侃他几句,门口响起来铜环叩门的声音,再细细一听说话的语调音色,方锐这一颗心立刻就飞了出去。

 

“叶兄,方兄在么,我来还伞了。”

 

方锐飞奔着出去开门,“麻烦你了,进来坐坐吧。”

 

林敬言本想推辞,但看着方锐真诚的眼神,还是没有狠下心。从门外看这不过是所一般的宅子,进来了才发现它的别有洞天。青砖黛瓦下的粉墙边植了大片竹子,俗话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灰白与翠绿相交更显清雅,后院里还有一个小池子,里面是亭亭净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芙蕖。廊腰缦回,檐牙高啄,窗子和门上都雕了不张扬的花纹,室内里隐隐约约传出水沉香的香气……

 

林敬言心想这一家人还真是风雅,不过却从未听过姓叶的这一族。

 

 

“茶……茶杯……都在哪啊”方锐急的满头大汗可也还是没找到这些招待人的东西,他自己也不敢妄自变点什么,生怕除了破绽,最后只好变了一碟点心和一壶最普通的茉莉花茶。老叶啊老叶,你可真是让我丢脸了。

 

“不好意思啊,这院子都是老叶……不,是表哥一直在打理。我……”方锐有点羞赧,他看着林敬言应该是出自书香门第的,对这些待客之道应该是很讲究的吧。

 

果然,这龙生九子还各有不同,何况他们俩还是表兄弟呢。林敬言想到这倒放下心来,看这方锐纯真质朴也就不计较这些虚礼。“没事没事,方兄不用计较这些。”

 

“你就叫我方锐就好了,我也不是叶修,这些礼节我可真是学不来。”方锐啃了一口点心,掉了一地的点心渣。

 

“也好,你也叫我敬言就好。看得出叶兄不是寻常之人。”

 

方锐心想,他当然不是寻常人,他可是修炼了三千年的大蛇妖呢“是啊,他可是很厉害的啊,什么都懂啊。”

 

“那叶兄没有想着去考取个功名么?”

 

“功名?他对那些都没什么兴趣的。”方锐没好意思说叶修的兴趣就是每天盘在树上抽烟和修炼,明明是条蛇精,再抽下去估计要成烟鬼了。

 

“这……”林敬言有些意外,一般人家都会让后辈求取个一官半职,跟更不要说那些书香门第,更是督促着子侄后辈蟾宫折桂来光耀门楣啊,看叶修的谈吐也并不像是个整日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怎么……“你们家里人也不管么?”

 

 

“管?谁管的了他?”方锐发笑,他不去管别人就是好事。

 

林敬言心想也许这叶修是个儒商,祖上也许从文,但后代败落了,不得已靠经商维持生计,自然也就不会去考什么功名了。一这一个人要养活一大家子可真是辛苦啊,怪不得自己看这叶修总有些狡黠,这生意人总是这样的嘛,想到这不禁对叶修敬佩有加。

 

方锐不知林敬言心中所想,还以为他嫌弃了自己,所以凑了过去讨好得说道“敬言哥哥,我什么都不懂,可还要你多多指教啊。”

 

林敬言听得他这一生敬言哥哥,心竟有些微微的酥麻。看着眼前方锐这黑亮的眼睛一眨一眨地,心想真是捡到了活宝,就权当他是个弟弟。“那是自然,有空你就去找我就好。”

 

听了这话方锐真是喜上眉梢,恨不得立刻就去瞧瞧。“好啊好啊,我是肯定去的,你家住哪?”

 

“不远不远,就住在城南,那里也就只我一家而已。我以为我那里就已经算是偏僻,没想到你这里更是幽静。”

 

方锐心想,这就对了,两只蛇妖要是住在闹市还不马上就被收了去。

 

“时间不早了,那我先告辞了,改日再登门拜访。”

 

看林敬言要走,方锐也起身随着他“敬言哥哥,我送送你吧。”他吃准了林敬言不好拒绝自己,所以硬是跟了出来。

 

林敬言的神情却很自然,微微笑着道了一句“好啊。”

评论(12)

热度(19)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