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02【韩叶 林方】

越写越觉得怪怪的,希望不会ooc


人间的的确确是热闹,街上买吃食的,茶馆说书的,胡同口卖艺的……一件件一桩桩让方锐迷了方向不知该看哪里好,只恨自己只长了两只眼睛。

 

叶修跟在他边上也那么看着,他想这人还真是一种向上乐观的生物,酒楼门口的乞丐老懒洋洋地晒太阳,当铺边上卖脂粉的大娘即便别人不买她的水粉也那么笑,渡口的船夫跟买菜的小贩打赌,输了就押一颗青菜……他们做的都是人世间底层的营生,却还是觉得人生这么充实,叶修想这人和妖大抵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吧。

 

不对,叶修有一转念,这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的种田女的织布,少的读书老的喝茶。可妖也没有歇着啊,不然如何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长虫变成这可呼风唤雨的蛇精呢?这妖也有每日勤于修炼啊,所以这人和妖有什么区别呢?不都在努力向上么?

 

切,所以说人和妖本就差不多么。

 

叶修这么想着,眼睛看着河边来来往往的船只,听得耳边环佩叮当十分悦耳,扭头看去,是个二八的俏佳人,打着伞从他身边聘聘婷婷地走过。他突然想起来之前也有一条蛇,带了个人世间的姑娘回他们的竹林。这蛇岁数比方锐还要小那么一点。

 

人到了妖界和妖去了人间其实差不多,虽说妖有七七四十九般变化,九九八十一种手段,可异类总是异类。


 

这姑娘不过中人之姿,穿了件灰绿色的长裙,人也蔫头耷脑的倒像是放了好久失了水分青菜。

 

“我以为你去下山学艺,没想到这艺没学反倒带了个丫头回来,还是个像烧火棍似的丫头。”叶修跟他调侃

 

那小蛇妖嗫嚅了半天才说是自己下山遇见了个道士差点丧命,还好这道士也是个学艺不精的,这才没死了。后来他被这姑娘救了,天长日久也生了些情愫。这姑娘也是个可怜人,自幼失慈,又受了后娘苛责。所以抓着个人便当做救命稻草,所以也不介意这个男孩子是一只妖。

 

不过是个山下的普通人,像叶修这种有些修为的妖怪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那些年龄还小的小妖怪自然是炸开了锅。

 

“你看你看,是个人呢。”

 

“她长得好丑啊,我随便变一变都比她漂亮哎。”

 

“哈哈哈哈,你这傻子,你就变了一个头,太奇怪。”大家哄笑着,不知道是在笑谁。

 

“可……”小妖精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灵光一闪“她……她的腰没有我细!人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然后大家又是哄堂大笑。

 

这姑娘被气得不轻,要这小蛇妖带她走,可修炼并不是一朝一夕,他还没那么强大,所以他没有同意,他希望姑娘可以忍一忍。

 

后来这个姑娘和他吵了一架,骂他是个冷血动物,骂自己当初瞎了眼,然后跑下山去。

 

叶修想到这冷笑了一下,蛇的血本不就是冷的么?后来的结局就是这姑娘消失了,只留下了一片带血的青色衣角,没人知道她去了那里,也许是下了山,也许是被别的妖怪当了一顿下酒菜。

 

那是她咎由自取,对于异类的排斥在哪里都不会少,这个蠢女人早就应该做好了准备。叶修触摸过人类血液的温度,真的是温热的啊,可那又怎样,人类对于异类的排斥比什么都要重,所以人和妖那算什么爱情?

 

叶修想也许自己有点矫情,自己觉得当个妖怪挺好。他还没来得及再想更多,就被方锐抻了袖子向前踉踉跄跄地跑去。

 

“船家,船家,等等我们啊。”

 

“你搞什么鬼?”

 

“那个……书生,书生!他……”小蛇精方锐看见了在渡口等船的林敬言,那一刻,他觉得他冷的血一下子烧了起来,那只鸟没有告诉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要用什么样的成语来形容,他只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太好了,谦逊内敛的笑容很好,斯文俊秀的面庞很好,

骨节分明的手指很好,飘逸的青色长衫很好,怎么样都很好。

    

这是什么情感方锐不懂,可是他就是想看着他,一直看着他。

 

所以看林敬言上了船,方锐也忙不迭地拉着叶修追了上去。

 

“船家等等我们啊!我们也要坐船。”方锐气喘吁吁地追到渡口,却看船老大已经把船撑出了些距离。

 

“这船上已经有人了。”

 

“船家行行好啊。”

 

“船家烦劳你撑回去吧,我们就捎上这两位公子一程吧。”林敬言听得船老大的话,掀开了帘子,看见了岸边的叶修和方锐。

 

方锐见他探了头,心想这事有戏,所以喜笑颜开地朝着他挥了挥手。真好,方锐心想,这人心这么软,定是很不禁磨的,凭着自己的诚意和死缠烂打的功夫,嘿嘿嘿嘿……方锐已经在心底窃笑起来了,他想人间这好,不然怎么见到这么温润如玉的人啊。

 

但叶修若是能看透方锐此时心中所想,必定不会带他下山。


评论(9)

热度(21)

©石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