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清X叶修】文身03


我说呢?我觉得你不应该文身。可你也知道,在梦里大多情况下很难张口说话,或者做什么大的动作。韩文清说不出话来,也就只能听着叶修一声一声地问他“你说呢?”

韩文清觉得叶修应该是个宅男,不太爱出门,每天不是在地下室排练,就是在房间里写东西。所以在梦里,叶修的背瘦削且苍白,而且腰很细,整个人是那种不太夸张的肌肉线条。韩文清想这个身体摸起来的手感一定很细腻,然后他就冒冒失失地伸手,再然后这个梦就醒了。醒来之后韩文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为自己居然因为一个裸背—这个自己平时接触最多的事物——而心神动摇。

果然没过多久人家就来找自己文身,而且完全不用问自己文什么,因为人家打定主意文自己的前男友了嘛。

鸡蛋打了一半,韩文清看见叶修扶着门框站在厨房门口,“哟,做饭挺熟练的啊。从小练的?”

“嗯,那阵我爸忙着管这家店,没什么空管我。”

“感情这老韩不是你啊。”

“都一样,你现在不也喊我老韩。”

“也是,我觉得这名字像个卖刨冰的卖包子的或者卖烤串的。”

这店名的确俗气,说实话,如果开任何一个叶修说的店生意都会好过现在,只不过他有的也只是这份手艺罢了。“那文身店该叫什么?青龙白虎堂?”

“我看成。”叶修笑了一下,掐灭了烟,随口问道,“要帮忙么?”

韩文清从碗橱拿了一个小碗在水龙头底下涮了一下,用刀背给西红柿刮皮,根本不采纳叶修的建议“别在这添乱。”

“怎么是添乱呢?下面是不是要切西红柿?这点常识哥还是有的。”叶修掐灭了烟扔到了垃圾桶里,卷起袖子,在水龙头底下好歹洗了洗手就去够那个西红柿。

说实话这个姿势有点暧昧,叶修有点冰凉的手臂擦过韩文清温度稍高的身体时,从后面看像是一个拥抱。韩文清手底下的活停了,扭过头去看他,发现叶修的表情其实没什么变化。

“得,不让帮忙,吃个西红柿了。”他咬了一口西红柿,饱满的果实溅出了一点汁水到两个人手臂和手肘上,叶修上翘的嘴角也有一点,像是一个挂着嘲讽表情苍白的吸血鬼。

然后韩文清就没再管别的什么其他的东西,比如做饭,比如苏沐秋。

两个人的吻较劲的程度更多,舌头绞在一起像是在打架,真是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吻,因为它西红柿加烟草味的,又酸又苦,但韩文清觉得挺好,起码符合现实。

当他手触碰到叶修的背的时候,有一种似梦非梦的感觉,生怕下一秒叶修就张口问他“你说我文什么?”但是叶修没说话只是顺手扒掉了韩文清的工字背心。

“嚯,你没文身啊。”叶修其实挺意外,韩文清那一脸凶相完全跟从了良的老混混似的。

“怎么着,你当我流氓啊,非得左青龙右白虎才行啊。”

“我之前真这么以为的。”

叶修不要命地说了这句话之后,韩文清在他那个没什么肉的锁骨上狠狠地啃了一口。然后两个人调换了个位置,他把叶修压在那个缺了一个角的料理台上,一只手照顾着叶修下面,另一只手在柜子里来回翻腾。

外面下着雨也并不觉得凉快,反而湿热的暑气更中,韩文清的胸口紧贴着叶修的后背,让两个人都有一种磨磨唧唧的粘腻感。

“找什么呢你,不会是找沙拉酱了吧,我说别啊……我除了泡面就剩下会拌沙拉了,你这样我以后……哈……”叶修的要害还在韩文清手里这话自然没能继续下去,韩文清手上加快了动作,然后他感觉手上有了湿意。

叶修没有控制高高低低地呻|吟着,这让韩文清又往深处顶了顶。这种姿势硌着料理台并不会好受,让人意外的是韩文清垫在他胸口的手臂。

韩文清嫌他话多,想给他嘴里塞点什么,但又舍不得他那把嗓子。撞击的时候垫在下面的那只手碰到了盛蛋液的那个碗,所以他干脆蘸了蛋液去勾叶修的舌头,滑腻的蛋液带着腥味,叶修想要去躲,但是上半身被韩文清压着,下面就更不要提,所以只能被迫地去绕韩文清那两根手指。于是叶修再没什么时间说那些垃圾话,只剩下喘|息。韩文清听着叶修的那些声音,狠狠地撞上去,内壁里的挽留和束缚让韩文清差点没忍住|射|到里面。

韩文清退了出来,但是没有和他分开,他拉着叶修转过身来,拥着他接了一个清浅的吻。叶修半眯着眼睛回手来回摩挲着韩文清有些扎手的短发

评论

热度(17)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