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清X叶修】文身02


后来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并没有再见面,韩文清斌不是喜欢泡吧的人,而文身店又不是超市想来就来。

直到三周后的又一场暴雨。夏天总是暴雨多,而且是那种说下就下毫无征兆的那种,说是太阳雨也并不算合格,但是天却并没那么阴沉,隐约还有一丝阳光。

叶修进门的时候韩文清刚做完一个文身正在收拾,看见他进来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来了?”

“嗯,往你这避避雨。”

韩文清扔了一块毛巾到叶修头上,他虽然被淋的没那么彻底,但脚底下还是有了一圈水渍。

两个人就那么坐着,很久没说话,半晌,叶修开口,语气是韩文清不怎么喜欢的调侃或者戏谑:“老韩,帮我文身吧。”

“胡闹!”这算什么?韩文清不太明白,就好像下了大雨你去一家杂货铺避雨,你觉得这样不太好,所以买了盒烟,或者就像你去跟报亭的大爷打听道也要买份报纸一样,所以,来文身店避雨就要文身?韩文清不太能明白这种是怎么来的,所以韩文清没有理他这茬。

“哥怎么是胡闹呢?”叶修又开始抽烟,他手一动烟灰掉在水泥磨的地面上。

韩文清觉得苏沐橙绝不是自成一派,是跟完全叶修有样学样。“你也要在胸口文一个秋?”

“bingo,再在外面加一个黑框,要粗一点的。”

“分手而已,要不要这么咒人家。”

一时间两个人又没人说话,外面的雨下得密实,韩文清往门口望去,地上激起了密集的水花,安静的屋子只有电子钟的滴答声和门外的大雨的哗哗声。

叶修整个人靠在沙发上上,头仰了过去。叼着烟的嘴说话含含糊糊。“其实他早就死了。”

那个来来回回,兜兜转转的“秋”字是苏沐橙哥哥的名字,也是这个乐队的创始人,那天那个兴欣的老板娘看中了他们居然邀请他们在自家的酒吧做长期驻唱,每个人都很高兴,每个人都有点喝高了,喝的有点飘的叶修嚷嚷着让苏沐秋给自己去买烟。等了好久苏沐秋都没回来,叶修走出门去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下了大雨,苏沐秋就在离酒吧不到200米的地方出了车祸,完好无损地只有那把伞。

后来叶修再看那把充话费送来的伞总是有些心悸,觉得那鲜红的伞面上才残存着苏沐秋的血。

“其实过了挺多年的,不过就是苏沐橙那丫头看最近来的一个小子身上文了一个林字外面还有一个棺材,觉得创意不错。她哥和我都不太想她一个姑娘家这么混的,但是这么多年也没办法,就跟我也总想给她做点好吃的,但到了最后我还是只会泡面一样。”

屋里没开灯,只能看见叶修指间的香烟明明灭灭,韩文清看不清他在稍长的刘海下面到底是什么表情,但却大抵猜得出故事的前因后果,韩文清心想自己的想象力果然不够丰富。他得偿所愿知道了这个故事,但是心里却一点也不痛快,他见过很多人把死去恋人名字文在身上,以后的事情他不知道,但是这些人里面很少有回来找他洗掉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抬眼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的时候发现已经12点半,外面的雨势头渐渐变小稀稀拉拉地让人难受,韩文清起身去了厨房,扔下这么一句。“吃完饭再文吧。”

韩文清心不在焉地打着鸡蛋的时候才发现他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只有吃这一条,古人云“食色性也”,他自己倒想跟人家发展发展第二项只可惜人家心里白月光红玫瑰都是那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去世的人,白瞎了自己那个关于叶修的梦。

有人说你梦到别人其实是对方在想你,这一点韩文清算是信了,那并不是什么绮梦,梦里的叶修也是找韩文清来文身,韩文清头也不抬地问他文什么,叶修什么都没说只是背对着韩文清脱了他那天上台时穿的白衬衣,问他你说呢?

评论(2)

热度(17)

©对着干 | Powered by LOFTER